新華網 正文
飲茶風尚與紫砂品鑒——讀陳傳席《紫砂小史》
2020-02-17 08:54:08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備茶圖》 張匡正墓前室東壁

《紫砂小史》 陳傳席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讀書者説】

  舉凡品鑒事物,首要精研其傳承流轉,繼而考述內涵、外延,兼及勃興、衰落之事,歸納出若幹評判準則。陳傳席先生所撰《紫砂小史》便是這樣一部著作。書中對魏晉、隋唐、兩宋以及明清以降不同時期飲茶風尚的變化進行了翔實考證,將紫砂壺的“濫觴”“興起”“成熟”“發達”“衰落”“復興”“新生”與“鼎盛”置于宏觀歷史條件下加以闡釋。同時,作者綜採古今,總結出“品壺六要”,將“神韻”“形態”“色澤”“意趣”“文心”“適用”作為品鑒紫砂壺的六項基本法則,並附以文獻出處、背景説明,採用圖文並茂的方式將繁雜的知識體係深入淺出地進行傳播,以饗讀者。此書儼然是一部關于歷代飲茶風尚和紫砂品鑒的百科全書,名之“小史”實屬過謙。

明·時鵬 《水仙花六方壺》

  飲茶之風

  世間若無飲茶之風,吾儕便無紫砂之愛。國人飲吃茶之俗,可謂源遠流長;誠如陳傳席先生所言:早在《詩經》中已有“誰謂荼苦,其甘如薺”之句,此處的“荼”字即“茶”字,可見早在3000多年前的周初就有吃茶的風習。至開元年間,唐明皇李隆基首次將“荼”字正名為“茶”。“改荼為茶”雖然僅僅一筆之差,卻反映出隋唐之世,飲茶之風大行其道的歷史事實,否則日理萬機的皇帝絕不會顧及杯中之茗,特此正名。

  縱觀有唐一代,對茶道研習至深者,莫過陸羽。其所著《茶經》“分其源、制其具、教其造、設其器、命其煮飲之者,除痟而去癘”,闡明了茶之精妙所在,被後人尊為“茶聖”世代供奉。《紫砂小史》收入了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陸羽瓷像的圖片,為世人了解茶聖形象提供了實物參考。該像燒造于五代時期,白釉黑彩,坐姿,高約十厘米。瓷人束發戴冠,面部五官清晰。眉梢下垂,眼睛較小,鼻梁不高,與《新唐書》中“(陸羽)貌侻陋”的描寫基本吻合。身穿交領連綴衣,腰間有襞積。足穿係帶布襪,呈盤腿趺坐狀。雙手于胸前微曲,展開一幅卷軸,應係《茶經》。立像供奉陸羽的主體人群是茶商、茶肆的老板,供奉地點則是在茶灶旁。與民間以“灶糖”供奉灶王爺類似,祭祀茶聖也需要特殊的貢品“茶水”。通常情況下,祭拜之人會恭敬地將茶水、幹果排放在陸羽面前;如遇生意不濟之時,他們也會以沸水衝淋茶聖像。除此之外,有些私宅也會供奉陸羽像,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徵。皆因推崇茶聖者甚眾,匠人對陸羽像的燒造愈加精益求精,導致産量有限,供不應求,故尋常人家要購買幾十件茶器,才能得到一尊陸羽像。這與今時商家捆綁銷售“限量版”“非賣品”的做法如出一轍。

明·錢谷 《惠山煮泉圖》

  紫砂之愛

  兩宋以降,團茶大行其道。名列“蘇、黃、米、蔡”四大書家的蔡襄亦對此情有獨鐘,不僅在福建轉運使任內創制了小龍團茶,更作《茶錄》兩篇,涵蓋論茶十目與器具九目,讀斯文便可窺見宋人茶道之繁復。《紫砂小史》中收有南宋宮廷畫師劉松年的《碾茶圖》與《鬥茶圖》,前者以工筆白描生動地展現了文人雅士們在雅集之上賞鑒畫作,點茶品茗的場景,後者則刻畫了四位行腳商人在路邊歇息也不忘注水鬥茶的畫面。陳傳席先生在查閱大量文獻、畫卷的基礎之上,不但為讀者還原了兩宋時期“全民鬥茶”的盛況,更充分利用王觀堂先生的“二重證據法”,將江蘇宜興羊角山古龍窯遺址的考古成果運用到考證當中,論證紫砂壺的雛形濫觴于此時。1976年7月,宜興紅旗陶瓷廠于基建施工時,挖掘出一座古代紫砂窯址,其寬約十米,長約十米多,南北走向,在當時屬于小型龍窯。窯側有兩排用磚砌成的垛子,其磚經測屬于北宋中期。同時,在羊角山龍窯遺址中尚有大量宋、元兩代的紫砂壺殘片。在傳世文獻和考古的“雙重證明”之下可知:紫砂壺在宋代就被大量生産且傳之甚遠,方有梅堯臣“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華”,以及米元章“輕濤起,香生玉塵,雪濺紫甌圓”等咏頌佳句。

  由于唐宋以降主要採取煮茶或點茶之法,故彼時的紫砂壺制作較為粗糙,形制亦屬大壺。《紫砂小史》書中提及的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清人摹“東坡提梁壺”,即倣古之作。作者通過蘇軾四次造訪陽羨(宜興)的故事,將“東坡提梁壺”的來歷娓娓道來。相傳蘇東坡在宜興流連忘返,以致“買一小園,種柑橘三百本”,更留有“松風竹爐,提壺相呼”之句,便將此種器型名之“東坡提梁壺”。從圖片中不難看出,此壺圓純端重、紋飾較少,提梁處的設計簡巧虛空,足見宋代紫砂壺更側重于實用性而非觀賞價值,有別于後世泡茶所用的紫砂壺,故陳傳席先生將之劃入“濫觴期的紫砂壺”。

  洎元明嬗代,起于民間的明太祖認為:宋代上至天子,下至文人皆崇尚點茶之風,過于繁復奢靡,且制作龍團(團茶)工藝煩瑣,耗時費工,又易滋生貪腐,倡導以“衝泡法”取代“煮茶法”“點茶法”。作為朱元璋的第十七子,寧獻王朱權深諳父皇心意,提出兩宋以來“龍團、鳳團、月團之名,雜以諸香,飾以金彩,不無奪其真味”,反倒是直接茶葉方顯“自然之性”,更結合世風流轉,歸納出“品茶”“收茶”“點茶”“茶爐”“茶灶”“茶磨”“茶碾”等十六則,寫就《茶譜》。

  明代飲茶風尚的變化直接導致了紫砂制造業的蓬勃發展。自“紫砂始祖”供春以降,涌現出董翰、趙梁、袁錫、時鵬和李茂林等眾多制壺名家,塑造出“菱花式”“多提梁”“水仙六方式”以及“菊花八瓣式”等樣款;而紫砂壺從“興起期”走向“成熟期”的標志,則是一代紫砂名家時大彬(時鵬之子)登上歷史舞臺。在此之前,各家制壺仍承襲著宋元特徵。陳傳席先生在書中提道:1965年出土于南京中華門外馬家山油坊橋吳經墓中的提梁壺,現藏南京市博物館。這把提梁壺是現存完整的紫砂壺中有可考年代的最早的一把,斷代為明嘉靖年間。可見,彼時的制壺方家尚未徹底擺脫喜作大壺的窠臼。至萬歷中,時大彬“應文人飲茶風尚之需”,改變了宋元以來大壺為主的器型,轉而制作小壺。讀者參看《紫砂》中收錄的“三足如意紋壺”“六方壺”“紫砂胎紅雕漆執壺”“寶誥壺”等時大彬手制佳品,倣佛令人置身彼時文人雅集之間,任思緒徜徉于香茗紫壺之間,暢想那悠遠且引人遐思的藝術境界。

  文人情懷

  陳傳席先生在書中提出:紫砂壺在明代取得長足發展,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一方面,江南出現的資本主義萌芽帶動了民間手工業和工藝品的發展。另一方面,官方執行重農抑商的政策,規定商人不能使用金銀器皿,故即使富甲一方的名巨賈也只能使用泥壺,致使後者只能退而求其次,在紫砂壺上追求更高的藝術性。

  入清之後,紫砂發展進入了高峰,不僅出現了有別于明代的新風格,更讓紫砂壺走出了國門。陳傳席先生將清代紫砂的特點總結為三種風:“傳統的文人審美情趣”“富麗豪華、明艷精巧的市民趣味”與“包金銀邊或裝玉的外銷風格”;尤其是外銷紫砂壺,流布東南亞乃至西歐諸國,如外銷貼花六方壺、外銷貼花富貴多子紋獅紐壺等等,不一而足。紫砂壺在歐洲的熱銷引起西洋工匠的倣制,書中收錄了幾款英國、德國以及荷蘭匠人倣宜興紫砂壺的作品,如英倣貼花人物壺等等,不僅為讀者拓寬了眼界,還反映出中國傳統文化無遠弗屆的影響力。

  《紫砂小史》中不僅收錄了歷代名家制作的紫砂壺名品,更具有廣博的文化視野,選取了傳統名畫之中繪有歷代飲茶風尚的大量畫作入書,如唐代周昉的《調琴啜茗圖》、宋代劉松年的《鬥茶圖》《碾茶圖》、明代丁雲鵬的《玉川子煮茶圖》、陳洪綬的《品茶圖》、文徵明的《惠山茶會圖》,清代汪承霈的《群仙集祝圖》、“揚州八怪”之一金農的《玉川先生煎茶圖》,使讀者在品鑒紫砂的同時,可以窺見古時文人雅士那種遙遠而崇高的意境與情懷。陳傳席先生寫紫砂之史,卻又不囿于其中,誠如斯言:“從一把壺中見到整個大千世界。紫砂壺不過是一團泥,然而,我們卻可以從中看到很多它自身之外的東西。”

  (作者:林碩,係中國國家博物館文博館員 本文圖片均選自《紫砂小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216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7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