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4/ 07 08:25:00
來源:法治日報

別急著把質疑泰山説成是“抹黑”

字體:

  讓遊客在領略大好河山的同時,感受到人文關懷的獨特魅力,也應當成為景區追求的服務目標

  4月4日,一則泰山遊客集體擠在衛生間過夜的視頻上了熱搜。視頻顯示,由于泰山南天門附近的賓館價格暴漲至1200元一晚,不少遊客只好選擇去衛生間湊合一夜。

  4月5日,泰山風景區發布情況説明,表示山頂賓館雙人標間淡季房價約為200-1200余元不等,旺季價格因供求關係有一定波動,明碼標價,供遊客自主選擇,政府實施日常監管。此外,由于規劃建設管控,山頂賓館飯店較少,每逢旅遊高峰,遊客需提前數天才能預訂上房間。選擇夜登泰山的多為青年遊客,他們大多會自帶或租借棉服,窩在墻角、山坳、山洞、衛生間等避風處。以露宿山頂的方式等待日出,這也是多年來夜間登泰山群體的普遍現象。

  作為“就地過年”後的首個小長假,清明節期間旅遊市場的火爆,早就在社會各界的預料之中。對于那些經常出門的人來説,熱門景區的人滿為患、資源分配的僧多粥少,也是可想而知的狀況。正因如此,不少人對“泰山酒店太貴”的吐槽不以為然,甚至引發了關于吐槽的吐槽,被人戲稱為“網友激怒了網友”。

  毫無疑問,在泰山之巔過夜的人,都是奔著看日出而去的。想必很多人出行前或多或少都會就當地的天氣情況、山頂酒店的價格等做一些攻略。基于這樣的背景,泰山風景區的解釋頗具説服力:價格是在綜合考慮生産經營成本(運輸、人工、運維等成本較高)和市場供求關係的基礎上,由經營者自主定價、明碼標價、文明經營,並通過店堂、網絡等公示價格、公開銷售,供遊客自主選擇。雖然如此,“泰山酒店太貴”的吐槽也未必全無道理,更不必因此扣上一頂“抹黑泰山”的帽子。

  泰山此次價格風波,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雪鄉此前遭遇的輿情。去年年底,雪鄉一根烤腸售價15元遭到吐槽,相比之下,泰山之巔挑山工挑上山的礦泉水一瓶只賣5元,可謂賺足了好評。同樣是奇貨可居,為什麼雪鄉的烤腸受到口誅筆伐,而泰山酒店高房價卻被認為是情理之中?除了泰山景區態度懇切的及時回應外,不得不説,公眾對泰山的印象分也起到了一定作用。其實,山頂酒店從來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商品——如果説雪鄉的烤腸還可以有替代品的話,在某些時候,山頂的酒店本身就是一種“必需品”。

  乍暖還寒時候,淩晨的山頂最是難熬。這一點,相信所有人心裏都清楚。然而,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明明沒有預訂房間,仍要堅持連夜上山?答案很簡單,在一心想要爬山看日出的時候,他們低估了山頂的溫度,也高估了自己抗寒的實力。當然,也有人可能是因為囊中羞澀。這也正是露宿者多為年輕旅客的原因所在。問題是,寒冷的溫度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當那些扛不住夜間寒意的人,轉而尋求酒店庇護的時候,他們實際上是在被迫消費自己本不準備消費的商品,此時數倍乃至十倍于門票的酒店價格,也就難免會引起大家的異議。

  如果換一種角度看,這或許不是泰山酒店能不能自主定價的問題,而是價格敏感人群有沒有資格看日出的問題。想要領略“平明登日觀,舉手開雲關”的盛況,就必須不辭辛苦連夜登頂。有經濟實力和旅遊經驗的人,自然可以提前預訂一個房間,那些沒有經濟實力和旅遊經驗的人,除了“窩在墻角、山坳、山洞、衛生間”外,是否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坦白説,泰山上的商戶做得不錯,部分賓館、飯店允許暫時開放餐廳、會議室等,為沒有預定到客房的遊客提供明碼標價的有償消費服務。不過,除了這種市場行為外,景區管理部門是不是也可以做點什麼?絕大多數連夜登頂的人需要的只是一個“避風港”,而不是一張舒適的床,如果景區能為他們提供一些集中落腳點,不僅能緩解山頂酒店僧多粥少的窘境,而且也能最大限度滿足遊客的需求。此外,如果景區能針對遊客登山的時間作出提醒,也有助于遊客提前規劃登頂時間,實現景區人員分流。

  景區裏面,市場的手並不是萬能的,缺少服務意識則萬萬不能。讓遊客在領略大好河山的同時,感受到人文關懷的獨特魅力,也應當成為景區追求的服務目標。(趙志疆)

【糾錯】 【責任編輯:徐可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730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