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1/ 22 08:54:45
來源:新京報

敦煌萬畝防護林被毀,是誰逆生態保護而行?

字體:

  據報道,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後一道防沙阻沙綠色屏障——曾擁有約2萬畝“三北”防護林帶的國營敦煌陽關林場,十余年來遭遇大面積“剃光頭”式砍伐。當地幾代人的血汗付諸東流,“綠退沙進,沙漠逼人”的生態災難再現敦煌。據甘肅發布通報,甘肅方面高度重視,並成立調查組于當日下午趕赴該林場,依法依規開展調查。

  從報道可知,該林場被砍伐的防護林地全部用來種植耗水量大、需頻繁擾動地表土層的葡萄。目前,葡萄生産已成該林場支柱産業。但問題是,改種葡萄後不僅起不到防沙固沙作用,還可能過度消耗本就緊缺的水資源,加劇沙漠化風險。而該林場辦公樓甚至就挂著“敦煌市國家重點公益林國營陽關林場管護站”的牌子。

  耐人尋味的是,2017年3月,酒泉市林業局發布報告稱,陽關林場砍伐的樹木都是已枯死的殘次林木,按程序辦理了採伐證。但陽關林場有職工表示,被砍樹木絕大多數都存活良好、長勢健壯。報道還提到,曾有敦煌市領導私下表示,陽關林場大面積防護林被砍伐種葡萄,市裏確實沒有管護好,感到很心痛。

  盡管相關説法不盡一致,但萬畝公益防護林在刀砍鋸伐、剝皮焚燒後所剩無幾,于情于理都説不過去。更何況,原國家林業局曾明確要求,禁止將國家級公益林改造為商品林,改造不得全面伐除灌木,不得全面整地,嚴禁採用引起土地沙化的一切整地方法和生産行為;極幹旱造林區造林綠化須選擇耗水量小、抗旱性強的樹種。《生態公益林建設技術規程》“防風固沙林主要適宜樹種表”中,也並未列入葡萄種類。

  需進一步追問的是,大面積公益林場毀林後引進經濟作物,審批流程是如何通過的?是否存在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一時經濟發展的短視行為?這些,都需官方調查給出答案。而對各地來説,這也不乏警示價值:竭澤而漁,透支的是發展潛力,損害的是地方生態,諸如此類的破壞“綠水青山”的行為都要摒棄。□李萬友(職員)

【糾錯】 【責任編輯:馬若虎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7010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