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向9歲孤女發限制消費令,有違常識常理常情
2020-12-16 08:50:1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需要厘清的是:最高法禁止將未成年人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9歲,還是剛上小學的年紀,竟然變成了欠債不還的“老賴”?近日,一起關于“9歲女孩領著低保成‘老賴’”的消息,引起社會熱議。

  據媒體報道,8年前,女孩陳某的生父殺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後被判處死刑。父親殺妻後準備賣房,但買主王某交了55萬元購房款後,房子沒能過戶。

  2020年10月,河南鄭州中院終審判令9歲的陳某償還55萬元。因為其無法還錢,11月25日,法院向她發出限制消費令。陳某也被認為是國內年齡最小的“老賴”。

  嚴格來説,法院發出限制消費令,並不等于確認失信被執行人。也就是説,陳某還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老賴”,將其稱為“老賴”的説法並不準確。

  但也要看到的是,對于被列進“黑名單”的失信被執行人,最直接也是最嚴重的後果就是被限制消費等。

  對于才9歲的陳某而言,恐怕還不懂得,什麼是債務,什麼是民事訴訟。但從天而降的限制消費令,意味著她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輕松享受旅遊等生活,更向外釋放出“不講誠信”的人際信號。這樣的司法後果,顯然不是一個孤兒所能面對和承受的分量。

  平心而論,當地法院發出限制消費令的目的,或許是想給孩子的監護人施加壓力,盡快把房子變賣了還錢,是讓其利用遺産還債,而非“父債女償”。在某些普通債務糾紛案件中,很多法院會採取這種“倒逼式”做法。

  從法律上講,陳某需要償還的55萬元,並不是“替父還債”。根據民事法律規定,繼承遺産應當清償被繼承人依法應當清償的債務,而清償的債務應以所繼承的遺産實際價值為限。如果繼承人放棄繼承,對被繼承人的法定債務,可以不負償還責任。

  因為陳某選擇了繼承房産,所以也就理所應當繼承了有關債務——考慮到陳某從父親那繼承的財産僅為一半的房子,另一半是從母親那繼承而來,她僅需在父親那1/2房屋所有權價值內償還債務。值得一説的是,這種對于債務的選擇性繼承,並不是血緣關係所帶來的必然債務。

  從正常邏輯看,考慮到未成年人的心智能力,孩子的法定監護人即其外公可以選擇處置財産,也就是變賣房産,用于償還有關債務,所剩收益再歸孩子所有。

  但這起糾紛的死結,恰恰在于,陳某外公為了孩子“將來生活上能有個著落”,並不願賣房。由此導致債務不能正常清償,債權人王某的利益受損。法院發出限制消費令,自然也是為了保護債權人利益不受侵害。

  只不過,對9歲孩子限制消費的做法,顯然不合時宜。以犧牲未成年人的權益為代價,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精神,也不符合最高法禁止將未成年人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規定。

  就現在看,陳某是孤兒,父母死亡時她才1歲。鑒于此,相關法院在判決時,理應考慮到她的特殊情況,採取更靈活的處理方式,即便要將其父親的遺産用于償還債務,也要為她的健康成長留下必要的生活保障。

  如果説,法律確立了司法的天花板,那麼人性則確立了司法的底線。法律是抽象的,也是冰冷的,但司法是人為的活動,並不排除人性的溫情。一個9歲的孤苦孩子,被一紙限制消費令“降維打擊”,荒唐背後,是人文化考量還不夠。

  建議當地法院盡早撤回限制消費令,跟進做好雙方和解等工作,而社會援助之手也應伸出,盡量給這個不幸的孩子多點溫情。□楊宜桐(法律工作者)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86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