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9歲女孩限制高消費行不通
2020-12-16 09:13:06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據《南方周末》報道,11月25日,9歲的陳蔓因無力償還父債,被法院限制高消費。“9歲女孩成老賴”引發熱議。

  2012年,陳蔓的父親陳東賭博欠下高利貸,想賣房還債,但被陳蔓母親、外婆拒絕。陳東將二人殺害,把房以69萬余元賣給王某。王某支付55萬元後拿到鑰匙並出租,尚未辦理過戶。此時陳東歸案被判處死刑,死前身無分文,所得20萬元給了哥哥陳前,35萬元不知去向。2015年,鄭州市中院開始執行民事賠償判決,對“兇宅”預查封。2018年,王某請求判令解除合同,歸還購房款,得到法院支持。因陳蔓無力償還55萬元,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

  嚴格地講,“9歲老賴”的説法並不準確。“老賴”通常指的是失信被執行人,即有錢不還。被限制高消費則指向“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被執行人,未必具備償還能力。根據司法解釋,未成年人不能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沒有規定未成年人能否被限制高消費。然而,無論從保護未成年人的角度,還是從實際償還能力看,對9歲孩子限制高消費,都不合乎情理。這正是公眾認為“似乎不對又説不上哪裏不對”的症結所在。

  另一個問題是,法律規定繼承人以所得遺産實際價值為限清償被繼承人債務。“父債子還”的傳統已經被有限繼承制度取代,陳蔓為何要償還父親所欠款項?原因在于,陳蔓是“兇宅”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且沒有放棄繼承。王某作為買方,交付大部分房款後沒能過戶,當下房屋又被查封,只能向陳蔓主張權利。有觀點認為,王某購房時僅與陳東簽訂合同,沒有徵求陳東妻子意見,可能存在惡意串通。即便如此,也應當根據買賣雙方各自的過失大小、王某所收租金、房屋增值等情況,公平判斷應當返還的數額,不能因為合同無效而將55萬元一筆勾銷。

  事件于是陷入僵局,陳蔓還不上錢,王某也沒有退還房屋。套用強制執行的一般辦法對陳蔓限制高消費,根本談不上推動問題解決。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首先,法院能否直接拍賣房屋。民訴法及相關解釋規定,被執行人未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法院有權拍賣、變賣被執行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財産,但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雖然陳蔓從陳東處繼承的遺産僅有一處房産,卻與收養人另住他處,還有一套完成析産的外婆原住房。繼承來的房産對陳蔓來説,明顯不是“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説,法院有權直接拍賣房産,清償欠款,余下歸陳蔓所有,從而破開僵局。拍賣可能導致房産貶值,可是孰輕孰重,法院不該沒有權衡。

  其次需要追問55萬元購房款去向。2019年,陳蔓祖母與陳蔓外公簽訂協議,將陳蔓祖父母從陳東處繼承的房産轉贈陳蔓,同時不再承擔陳東的債務糾紛,這在法律上説得通。但是,協議將陳東交給陳前的20萬元當作“還款”,而非陳蔓外公認為的“用來幫忙照顧孩子”,能否代表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協議效力如何?是否應當還給孩子?其余35萬元,究竟被陳東用于償還高利貸還是另作他用,同樣有必要調查清楚,不能糊裏糊涂地沒了聲響。

  事件被報道後,有網友感慨“法不容情”。可法律絕非天然與人們的情感認知相左,司法者應當致力于使問題得到有效解決。對未成年人“限高”或許在法律上沒有錯,但實施起來,難免讓人悵然嘆息。  (篤 鮮)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86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