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社區團購奪小攤販生計”?別只見道德不見其他
2020-12-02 08:50:4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解決就業,不能靠道德約束維持舊産業,而忽視了新業態背後帶動的就業崗位。

  隨著多家互聯網巨頭紛紛進入社區團購賽道,作為新業態的社區團購,正受到越來越多的社會關注。

  就在這兩天,一篇文章刷屏網絡,文章直指,“大家都團購買菜了,那些靠賣菜為生的小攤販還怎麼活?”

  但看待社區團購的利弊,顯然應回歸市場本位的認知坐標係。就算要秉持道德化視角,也該動態化看問題,而不是靜態化審視;該著眼于全局,而不是只看單向度。

  就此事而言,提出質疑者不免有些道德責難的意思,背後卻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一個新業態産生,會帶來大量新興就業崗位,最終將會惠及消費者群體。

  讓小攤販活下去的道德責任,不能由消費者承擔

  “大家都團購買菜了,那些靠賣菜為生的小攤販怎麼活?”這句話説到底只著眼于廠家與商家(包括小攤販),卻完全忽視了消費者在消費環節中的作用與權益。

  消費者買菜,考慮的往往是自身便利與實惠。他們以此為出發點,選擇以某種方式買菜,本身不該被苛責。

  換句話説,誰都無權要求消費者為菜販犧牲——只為了讓平臺不與菜販爭利。以單一的道德視角去看待,恰恰是把復雜問題給單薄化了。

  還需看到,團購買菜作為新業態形式,真沒那麼“面目猙獰”。歷史上的産業更替也表明,新興業態的誕生最終受惠的還是消費者。最典型的是汽車工業發展。

  汽車最初是由一個工人從頭到尾完成組裝的。1913年亨利·福特研發出世界上第一條汽車流水線——T型車流水線。在流水線旁,工人們把各自負責的零件裝到在流水線上緩緩移動的汽車車身上。從這時起,只有少數技術工人才能生産汽車的歷史被改寫了。多年之後,隨著自動化生産線的出現,裝零件的工人也被淘汰,一條自動化生産線平均一分鐘就能生産一輛汽車,但我們顯然不能説這種進步是無情的,因為其從整體上提高了人類的生産力與社會福利。

  産業新陳代謝帶動新崗位

  回到就業向度上,把團購買菜視作洪水猛獸的思維,未免似曾相識——常常在技術更迭時能聽到。

  如汽車出現後,很多人會批評,馬車車夫的飯碗被端了;如電商的批評者認為,電商出現使人們不喜歡在實體店買東西,最後衝擊了線下商店。

  從經濟學上看,人基于收入進行消費。簡單地説,人花的錢與掙的錢有個大概的比值,錢總是要花出去的,不花在這裏,就會花在那裏。雖然人們在網購中節約了錢,但省下的錢也會在其他渠道花出去,會投入到其他消費領域中。與此同時,省下來的錢讓消費者有了更高的消費需求,當消費者需求升級後,新需求也催生出新的産業。

  外賣行業也一樣,起初有人擔心影響實體餐飲業,但其實是平臺連接餐飲企業,很多人也通過送外賣的方式實現了就業。

  解決就業,不能靠道德約束維持舊産業,而忽視了新業態背後帶動的就業崗位。

  互聯網平臺可以賦能小攤販

  不可否認,團購買菜的確會衝擊部分小攤販的生意,這點毋庸置疑。

  但得看到兩點:其一,菜籃子行業本身就在不斷地變。

  回顧我國的菜籃子行業歷史,從種菜的農民,到進城在自由市場賣菜,再到農貿市場的菜販,再到小區菜販,這個行業本身一直在轉變之中。這就需要從業者不斷學習,掌握新技能。

  其二,平臺有能力也有責任幫扶那些掉隊者。

  確實有些菜販變成了社區團購團長,但也有不少人特別是年紀大的人,跟不上這種快節奏的轉變。他們的生計確實不應該被忽視。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互聯網平臺在為消費者帶來更大效率的同時,也應該秉持“科技向善”的理念,接納這些舊業態中的從業人員。

  比如,讓他們成為B端商戶,為他們提供一些相對低技能的工作崗位,讓他們搭上互聯網便車。政府也應該提供各種培訓,幫助他們跟上社會的發展。

  社會的發展,當然不應該因為某些人而停滯,但在前進的過程中,也不應該拋棄這些走得慢的人。

  説到底,在看待“社區團購是否奪了小攤販生計”的問題上,我們要“底層視角”但不要反創新——把産業升級跟民生、就業對立,是只見“道德”不見其他。□劉遠舉(專欄作家)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81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