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公共場所配備“救命神器”不能再等了
2020-11-26 08:41:14 來源: 羊城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11月20日上午9點半左右,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急診科醫生榮丹下班途經廣州地鐵某換乘站時,聽到地鐵廣播緊急尋找醫護人員。榮丹發現一名男性突發意識喪失,暈倒在地鐵車廂,已轉移到站臺。考慮到患者可能心臟驟停,榮丹提醒地鐵工作人員通知120務必要帶除顫儀到現場,然後立即為患者行心肺復蘇術近三十分鐘,至120人員到場時,榮丹雙腿已麻木,全身已濕透。該男子後來由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接回醫院繼續搶救,仍不治身亡。

  作為急診科醫生,榮丹當然知道這位患者當時十分適合使用自動體外除顫器(AED)進行急救。然而,榮丹之所以仍然選擇徒手實施心肺復蘇術,是因為廣州地鐵沒有配備AED,榮丹只能採用一種原始的辦法進行急救。AED之所以被稱為“救命神器”,正因為它在關鍵時刻,能夠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假如當時榮丹有AED使用,搶救成功率或許就會高出許多。誠如網絡大V“急診夜鷹”所言,這名男子幸運的是遇到了急診醫生,但不幸的是倒在了一個沒有AED的場所。

  廣州地鐵何時安裝AED,是近年來持續討論的一個話題,且不乏兩會代表委員就此提出提案或議案。其實不僅廣州如此,包括北京在內的不少城市,也曾一度讓AED難以進入地鐵。不僅地鐵如此,在其他公共場所同樣如此。去年3月,有記者曾探訪北京25個人流密集場所,發現僅9個配AED。甚至即使有企業願意捐贈AED,但公共場所不肯接收的現象,也曾在多地發生。

  從一起悲劇當中,可以看出公共場所消極對待急救設備的理由。2016年6月29日,34歲天涯社區副主編金波倒在北京呼家樓地鐵站,地鐵工作人員只能打電話,無人參與心肺復蘇,更沒有AED,最後金波不治身亡。事發後,多家企業願意捐贈AED,北京地鐵卻斷然拒絕,並解釋稱,“猝死在世界范圍內都沒有有效的急救措施,為了防止二次傷害,我們不能採取更多行動,畢竟我們不是醫療單位”。這説明,部分公共場所之所以如此,與他們帶有“少做少錯,不做沒錯”的想法有關。

  然而,今年6月1日起施行的《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第二十七條明確,公共場所應當按照規定配備必要的急救設備、設施。這就意味著,安裝AED等急救設備,當前已成公共場所的一個法定職責,在這條法律條款的約束之下,北京地鐵等過去對此持消極態度的公共場所,已于今年下半年開始安裝AED等急救設備。既然如此,其他人口密集的重要公共場所,也就沒有理由不安裝必需急救設備了。

  公共場所配備“救命神器”不能再等了,不管是出于對生命的尊重,還是基于法律的約束,公共場所都應該讓AED等急救設備盡快進場,並通過急救知識培訓,來提升急救設備的使用技能,讓急救設備不僅成為公共場所的標配,而且還能夠得到正確維護和使用。(羅志華)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787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