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抑鬱症低齡化:少年的煩惱並非只是“矯情”
2020-10-12 08:25: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如今的生活條件雖然更好了,但青少年遇挫的概率也大大增加,需要各方更多關注。

  10月10日是精神衛生日。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預計現有3.5億人患有抑鬱症。近日,新京報刊發專題報道,走進深受抑鬱症困擾的患者及其家庭,向心理學專家問計。報道再度引發了公眾對抑鬱症群體的關注,而其中,抑鬱症低齡化的問題,應引起更多的重視。

  理想單一化從眾化,加重青少年挫折感

  數據顯示,全球抑鬱症患者遍布各年齡段。有針對青年心理健康的專題調查表明,14歲-35歲的受訪青年中有近三成具有抑鬱風險,近一成有抑鬱高風險,自殺已經成了15歲-29歲人群第二大死亡原因。在抑鬱症正呈現越來越年輕化趨勢的同時,抑鬱症的就診率卻一直不高。

  高患病率和低就診率之間的缺口,很大一部分原因仍在于觀念的偏差以及低齡抑鬱症的污名化。在當下,很多家長對于青少年抑鬱症還不夠了解,甚至帶有“這一代就是好吃好喝太嬌氣,才會胡思亂想”這樣的誤解。

  與此同時,部分青少年群體的“封閉傾向”也越來越明顯。在“喪文化”盛行的互聯網上,網抑、社恐等詞匯時常出現在微博超話、豆瓣小組裏,小組成員們的情緒相互感染,很多負面情緒不但找不到合適的出口,反而愈加強烈。

  導致抑鬱症低齡化的因素有很多,生物學因素包括年齡、性別、遺傳等。青少年的神經機制還不完善,包括遺傳基因等,也都會帶來生物學上的易感性,對抑鬱症低齡化産生影響。

  而生物學上的易感性會帶來心理學上的易感性,但還有其他原因也會帶來心理學上的易感性,比如“挫折經歷”。即在幼兒甚至是嬰兒時,缺少父母長輩陪伴和關愛的情況下,個體感受不到穩定和安全,亦會容易變得心理上易感,對于生活中的挫折帶來的情緒,其感受的閾限更低、程度更深。

  一個心理上易感的個體在遭遇挫折時,會更容易陷入習得性無助,但也不是一定會陷入這樣的泥沼。而現在社會環境下,青少年所遭受的“挫折感”卻是不可估量的。

  一些家長對青少年成材的功利主義色彩明顯,而社會競爭壓力增大,父輩更願意把所有資源和希望都壓在青少年身上,來自父輩的壓力驟增;很多人追求同一所大學、同一種生活,同輩的壓力也不小。

  無論什麼資源、機會都是有限的,某個人得到了,就勢必會讓追求這個目標的另外一些人遭遇挫折。因此,青少年遭遇挫折的概率在某種程度上來説大大增加了。

  挫折面前,孩子最怕被指責被“凝視”

  無論為了高考而拼搏的學生,還是追求一線城市高薪的青年,追求上進原本是一種積極心態;但在現實競爭面前希望落空時,一些人就很難調適好心態,進而演變成自責,認為自己“無能”“不夠努力”。

  特別是,一些家長的施壓,還會進一步加重這種挫敗感。不少父母認為,現在的青少年生活變好才變得嬌氣而無法承受挫折和壓力,並常常以自己小時候艱苦生活舉例子,伴隨著“要換成你,是不是早就不用活了啊”之類的指責聲。

  一來,孩子遭遇挫折想要尋求安慰,一些父母卻還在“傷口上撒鹽”,挫敗感與無助感會進一步加強,進而産生消極的歸因與行為圖式。二來,早年的生活環境帶來的更多是身體上的饑餓感、勞累感,其與心理上尋求的穩定與安全並不是對立關係。

  社會進步的結果之一,就是高品質生活和普通生活的差距越來越大,心理失衡的現象也更普遍。同時,現在青少年獲取信息的途徑更廣,心智上更加成熟,其思考的問題也往往不是父輩同年齡段時思考的問題,往往會更深、更廣、更具有哲學性。

  在成長過程中,挫折是無可避免的。在孩子遭遇挫折時,家長們應該是陪伴者,最好不要站在對面來指責。缺少父母的陪伴和關愛,易導致青少年的性格敏感和心理學上的易感性,進而在遇到“應激性生活事件”時會更快更容易更深地遭受失敗感、挫折感。

  因此,父母是孩子的老師,但更應成為朋友。在孩子遭遇挫折時,家長需要盡力幫助和保護,也不要“凝視”他們,應該和他們平視以及平等溝通。因此,對于青少年抑鬱症,除了專業治療外,正確、包容和強大的愛以及長久的陪伴,更能帶來溫暖人心的力量。□周莉(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59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