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科院博士後當“輔警”,不必大驚小怪
2020-09-30 08:55:1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此輔警非彼輔警”,公眾別因看到“輔警”二字就産生觀念上的偏差,誤解了博士後繆元穎從事這一工作的意義。

  相信不少人曾在短視頻平臺上,刷到過《刑警隊長》中的一段劇情。刑警支隊長顧銘(于和偉飾),專門跑去大學以“高薪+一套房”,留住了高學歷怪才盧濤。隨後,盧濤以高超的DNA分析技術,幫助刑警隊連破大案、要案,備受器重,並獲得了公安部的嘉獎。

  相似的經歷,在現實中也有演繹。

  近日,“中科院博士後當輔警”的話題登上了熱搜。現實中的“盧濤”叫繆元穎,是中科院分子生物學博士後,他在2018年4月,作為“專家型人才”以“警務輔助人員”身份,加入了成都高新公安分局DNA實驗室,從事法醫物證檢驗工作。

  “中科院博士後當輔警”,這種學歷和職業的落差,不難將話題推上熱搜。在網友留言中提到最多的是,“這麼高的學歷,為啥不給個編制?”

  在公眾的常識中,輔警多屬于“臨時工”,有部分執法權但沒有編制。雖然報道中沒有提及繆元穎是否有編制,但顯然“此輔警非彼輔警”,作為專家型人才被引入的繆元穎不同于普通招聘的輔警。

  實際上,繆元穎作為輔警有無編制,也並非話題的焦點。真正催發網友表達欲的還是他這種“高學低就”的境況。這類境況,也很容易引來“人才浪費”“學習不值錢”的爭論。

  按理説,都上到了博士後,絕大多數人會選擇進入科研機構,深入某細分領域。選擇進入公安係統,做輔警從事法醫檢驗工作,在多數人眼裏的確是劍走偏鋒。

  然而,這種劍走偏鋒是不是人才浪費,還得多角度來看待。至少對當事人而言,實際情形並非如此。對于為什麼會選擇當輔警,繆元穎本人回應:“能夠發揮所長、整治犯罪,會很有成就感。”繆元穎透露,幹輔警的工資收入並不高,“真的是出于愛好幹這項工作”。

  繆元穎在採訪中強調,自己所學的是分子生物學專業,對于DNA的檢驗,本就在專業領域之內。從報道中看,繆元穎在成都高新分局還成立了“繆元穎博士工作室”,能帶領自己的團隊,從事法醫檢驗工作,並因工作業績而獲得了表彰。雖然收入不高,但這份職業顯然也讓他收獲了足夠“榮譽感”和“價值感”。

  一份職業能夠既出于熱愛,又發揮所長,還能有不錯的成績;無論怎麼看,這至少都算得上一份好工作。回頭想想,小時候很多男孩子恐怕都有一個當“神探”的夢——抽絲剝繭,尋找真兇,打擊犯罪,匡扶正義。只是隨著時間流逝,很多夢想褪色了,而繆元穎真真正正地為此付出了實踐。

  回過頭看,公眾大可不必被“中科院博士後當輔警”的標簽牽著走,更不必因此篤定“學歷不值錢”。雖然他名義上是個“輔警”,但他卻也扎扎實實地做著“高大上”的法醫工作,而且還是帶頭人。學歷和專業能力給了繆元穎自由選擇生活的權利,這也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目的。

  説到底,別一看到“中科院博士後當輔警”就認定“學歷不值錢”,那樣很可能失之偏頗。□狄宣亞(媒體人)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56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