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破壞了按面積罰款”:生態保護更有力度
2020-09-25 09:53:2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按面積計罰還不是一錘子買賣,一旦破壞生態環境,構成侵權損害,還得擔負起賠償責任,這些綜合起來的成本,足以讓違法者感到肉痛。

  北京市擬對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實行按面積處罰——造成生態破壞且不及時修復的,處每平方米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這則消息,日前引發社會關注。

  據新京報報道,9月23日,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了《北京市生態涵養區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條例(草案)》。條件草案提出,在生態涵養區從事開發土地、礦藏等活動,應當採取措施保護生態環境,造成生態不利影響應及時進行生態修復,否則一旦造成生態破壞,將由生態環境部門處以罰款。

  正如在條例草案起草説明中指出的,生態涵養區是首都的重要生態屏障和水源保護地,全市約80%的林木資源、60%的水資源、65%的濕地、95%的生態保護紅線劃定范圍均位于該區域,其地位和作用非常重要。在此區域內,在污染生態環境以外,還針對土地開發、礦藏開採等破壞活動作出保護要求,無疑范圍更寬泛,也是生態保護的加碼。

  而北京此次針對生態涵養區生態保護的立法,體現的正是“最嚴保護”的思路。條例草案中對生態保護區的保護限制近乎苛刻,不僅設定了功能區,對産業進行了明確的限制,還明確哪怕是正常的建設活動也不能對生態環境造成不利影響,並對此作出了嚴格的約束,明確了處罰標準,設定了底線。

  這不僅是創新,也是亮點,特別是按面積計罰——在以往的生態環境保護文件中,這類明確按面積進行處罰的條款尤為罕見。

  針對破壞生態環境的處罰,本就更好地彌補了《環保法》的不足。《環保法》對于破壞生態環境的法律責任規定相對模糊,主要針對污染等環境違法行為給出法律責任“清單”,處罰標準也不明確。至于建設過程中侵佔山水田地、破壞植被環境等非傳統意義上的破壞行為,如何規制與懲處,還很模糊乃至是空白。

  通過立法加以明確,是最嚴生態保護在法治維度的映射。而按面積計罰,更是頗具震懾力。與常見行政處罰標準的設計不同,按面積計罰更直接更客觀,違法行為是什麼性質、什麼程度以及處罰多少,現實可操作性強,也使得違法成本與違法行為的“手腳”大小成正比。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按面積計罰,則相當于給每一寸山水、每一草一木都標示了“底價”,讓最嚴的生態保護看得見、摸得著。這對于生態保護區內的任何開發與建設活動來説,都是顯性的生態保護約束尺度,可以倒逼某些人謹守邊界。

  而且,按面積計罰還不是一錘子買賣,一旦破壞生態環境,構成侵權損害,還得擔負起賠償責任。其綜合成本,足以讓違法者感到肉痛。

  值得一説的是,按面積罰款,讓最嚴的生態保護看得見,也要避免流于紙面。這就需要,一方面,對破壞生態違法的情形及認定標準繼續細化明確,以利于具體操作;另一方面,在真正將此納入監管日程的同時,也還要敢用、真用。

  破壞生態環境,理應付出代價——哪怕是因生産建設活動造成的。北京此次針對生態涵養區生態保護的立法,就明確了這點,到頭來,也能切實支撐起更好的生態保護圖景。■ 社論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載入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538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