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要求的哥清除或遮蓋文身,無關歧視和偏見
2020-09-22 09:01:3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要求計程車司機在提供服務時不得大面積外露文身,既算不上歧視,也非過分的要求,而是一種互相尊重。

  “我們真不希望在就業中受到歧視,有文身的不一定是流氓也有可能是岳飛,不是嗎?”近日,有網友通過人民網領導留言板反映,稱其是甘肅蘭州市一名出租汽車駕駛員,近期收到了關于計程車駕駛員不得有文身的資訊,要求清除文身。

  蘭州市交通運輸委員會隨後回應道,計程車作為公共服務窗口行業,駕駛員大面積文身可能導致女性、小孩等乘客心理不適,不宜從事出租汽車營運工作。因此,根據該市出租汽車行業協會自律相關要求,出租汽車駕駛員雙臂、頸部等身體裸露部分不得有大面積文身,已有文身的可盡量去除,而暫時無法完全清除的,應在服務過程中採取遮蓋措施,不得大面積裸露。

  2020年了,社會對于文身等亞文化符號的包容性已大大增加,將大花臂、大金鏈子等同于“社會人”的看法其實越來越少。在此背景下,相關方面要求計程車司機清除或遮蓋文身,算不算歧視和小題大做?

  客觀説,部分計程車司機對此有想法也算正常。但這樣的做法其實與歧視無關,而只是一種服務行業相對規范的要求。從回應看,提出此一要求的理由還是頗為中肯的。畢竟,雖然社會對文身整體上越來越“脫敏”,但並不排除仍會給特殊群體帶來不必要的誤會和不適。

  即便拋開“計程車是城市形象展示窗口”的抽象説法不談,在可以做到的范圍內盡量照顧到普遍受眾的感受和“需求”,減少對特殊服務對象的困擾和不適感,其實也是服務行業的普遍要求。所以,此一要求既算不上歧視,也非過分。

  事實上,對于確有文身的駕駛員,計程車公司也並未強制一律清除幹凈,而是要求採取遮蓋措施,避免大面積裸露。這其實是一種兼顧司機和乘客感受的辦法,也不必讓司機付出過多的“成本”,而絕大多數文身恰當遮蓋並不難。它相當于要求司機在工作狀態讓渡一部分個人“自由”,與一些窗口行業工作時間不允許使用手機,都算是一種正常的職業要求。

  而本質上,這也是一種互相尊重。對此,作為家長的我亦深有感觸。這段時間去幼兒園接孩子,常能看到一名負責維持接送秩序的工作人員(非幼教),手掌戴一個黑色護套,或是在溫度較高的時候依然著長袖,仔細看她應該就是為了遮擋其手背上那個不算大的文身。我不知道這是幼兒園的要求,還是她自覺為之,但能刻意去做這一點,説明至少是在乎小孩和家長的看法。

  反過來説,這樣的行為也能增加家長的好感,無形中就形成了一種互相尊重,也能讓外界感受到其職業上的“講究”。而多數職業的“威嚴”、“規范”、社會尊崇,恰恰就是在這種對細節的講究中生成的。

  因此,要求計程車司機清除文身或在工作時間不大面積外露文身,沒必要上升到職業歧視的高度,也無關社會偏見,司機和乘客都可以多一點互相理解。當然,相關規定在執行中,也應該盡量人性化,能恰當遮蓋就行,而不必要求清除。□閔蕭(媒體人)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載入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523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