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針對二選一強化全面監管勢在必行
2020-09-09 08:39:26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近日,電商市場“二選一”糾紛再起波瀾。上海眾旦(愛庫存)發布聲明,指責某電商平臺要求商家不得與愛庫存合作,而該電商平臺對此予以了否認,稱其沒有強令商家下架在愛庫存上的商品與活動。雖然兩家平臺關于二選一的爭議尚未見分曉,但不可否認的是,近年來電商市場的二選一行為呈現出越來越普遍化、越來越隱蔽化的趨勢:一方面,以往只有超大型平臺企業在集中促銷期間涉嫌實施二選一行為,但當前一些大中型平臺企業也有動機與能力,于非促銷期間在細分市場上實施二選一行為;另一方面,電商平臺已經意識到二選一行為的違法違規風險,因而在使用這一方式時變得更加隱蔽,比如採取言語暗示、搜索降維等隱秘的手段變相強迫商家接受這一要求。這種紙面合規而實質違法的行為嚴重扭曲市場競爭機制。

  雖然電商平臺企業實施的二選一行為並非全然違法,但大多數二選一行為涉嫌違反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電子商務法,並且危害性顯著。從微觀效果上看,大多數二選一行為不僅損害平臺企業競爭對手的公平競爭權與平臺內商家的自主經營權,而且也侵害了廣大消費者的自由選擇權。從宏觀效果上看,如果此類行為得不到有效遏制,那麼電商平臺企業將會日益傾向于以此攫取市場競爭優勢,最終喪失競爭動力與創新意識,而電商市場也會出現由一家平臺企業獨佔壟斷或由幾家平臺企業聯合寡頭壟斷的局面,並因此導致市場競爭機制傾覆的後果。

  盡管大多數二選一行為具有明顯的負面效果,但我國執法與司法機關在規制這類行為時卻面臨不小的障礙和挑戰。首先,電商平臺企業在實施二選一行為時,會刻意採取隱秘方式,以防止留下違法違規證據,因此受此侵害的企業在舉報或訴訟時,很難提交相關證據,由此也導致執法與司法機關難以依法支持受侵害企業的訴求;其次,我國現行法律體係在規制二選一行為方面處于“多龍治水”的尷尬境地。雖然反壟斷法第17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電子商務法第35條均可規制二選一行為,但這類法條的適用各有軟肋。其中,反壟斷法第17條規制二選一行為的前提是:實施行為的主體必須具有市場支配地位。這一苛刻前提導致反壟斷法只能適用于處置少量二選一行為。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的適用而言,雖然大多數二選一行為可被視為一般性不正當競爭行為,但一般性不正當競爭行為卻沒有相對應的行政法律責任,因而執法機關無法直接依據該法處罰相關電商平臺企業。近年來,電子商務法第35條被寬泛地界定為禁止二選一行為的條款,但這一條款所禁止的行為相對應的行政法律責任較輕,因而它無法對濫施二選一行為的電商平臺企業産生足夠的威懾力。

  為了營造電商市場良好競爭秩序,切實保障廣大消費者權益,我國公權力機關應當從立法、執法、司法層面完善二選一行為的規制機制。在立法層面,全國人大可以考慮在當前修訂反壟斷法之際,倣照《德國反限制競爭法》模式,在反壟斷法中新增規制“濫用相對優勢地位行為”的條款,並設定相對嚴苛的行政法律責任,使這一新增條款與原有的規制“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條款構成全面規制二選一行為的反壟斷條款體係。在執法層面,我國執法機關可以通過強化前置性與穿透式監管的方式,主動開啟針對電商平臺企業二選一行為的調查活動,並借助科技監管模式實現對二選一行為的回溯性調查與取證。執法機關還可以通過設置正面清單、存疑清單與負面清單方式,為電商平臺企業設定清晰的二選一行為合規指南。在司法層面,司法機關有必要在長期實踐基礎上,設定關于二選一行為合法與否的細化評判標準,並逐步解決由二選一行為所導致的“消費者群體福利損失的量化計算問題”與“損害賠償的公平分配問題”。(翟 巍)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69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