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行賄人黑名單制度探索18年為何仍未“成年”
2020-09-01 08:59:5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既不能讓黑名單制度代替刑事懲罰本身,也要讓黑名單制度長出牙齒來,就需要探索出針對行賄人更精確的處置、曝光手段,做到拳拳到肉。

  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已在我國探索了18年,但近日新華社調查發現,這個機制似乎還沒有“成年”:一方面,因反腐職能從原來的檢察院係統轉隸到國家監察委係統,目前國家級行賄人黑名單暫停使用;另一方面,與行賄人黑名單制度相關的懲戒體係尚未健全。

  行賄人黑名單最早由浙江寧波市北侖區檢察院2002年率先推出,之後升級為全國行賄犯罪檔案庫。該檔案庫原本是由檢察機關將立案偵查並經法院生效判決、裁定認定的行賄罪、單位行賄罪、對單位行賄罪、介紹賄賂罪,以及相關聯的受賄罪等信息整理、存儲而建立起來的,供全社會查詢。

  但行賄人黑名單機制有些天生不足,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

  首先,入庫門檻過高——只針對已生效的構成行賄罪等罪的有罪判決。而我們知道,很多行賄違法未必達到了刑事犯罪的標準,或者有的是為了更方便地指控腐敗犯罪,從而依法對這些行賄予以撤案、不起訴處理。這些都不能進庫,就讓他們逃出了全社會的審視目光,也讓他們對下一次行賄犯罪心存僥幸。其次,行賄人黑名單登記的是企業法人代表,而很多實際控制人通過換馬甲的方式逃出黑名單。一旦上了黑名單,就另起爐灶、重新注冊新公司。

  再加上跟隨職能轉隸而至的國家級行賄人黑名單暫停使用,這也導致對有些企業和個人的威懾力有限。又因如此,有些主管部門要求企業“自證清白”、出具“無行賄記錄證明”才能參與相關工程,又無形中增加了企業負擔。

  缺憾歸缺憾,但全國層面的黑名單目前暫停使用,也給了地方探索、係統探索、基層探索更大的空間,讓黑名單從“大而全”走到“小而精”,從事後曝光走向事中的監督、事前震懾,讓黑名單的震懾效力更加精準化、行業化,更精確地觸及利益相關方。比如,海南省對醫療領域商業行賄不良記錄實行動態管理和公示、福建廈門集美區的行賄人黑名單庫與村兩委班子成員選舉挂鉤等。

  本質上,黑名單制度本身的意義還在警示、曝光、譴責,對之前公然以身試法行賄公職人員的企業和個人進行社會性負面評價。但這亦有邊界:在全面依法治國的當下,黑名單制度不能一棍子將相關企業打死,否則就有“法外施刑”之嫌。

  所以,既不能讓黑名單制度代替刑事懲罰本身,也要讓黑名單制度長出牙齒來,不能變成“網上一挂了之”,要讓上黑名單的行賄企業付出相應的代價,在行業內“抬不起頭來”,這需要職能機關探索出針對行賄人更精確的處置、曝光手段,做到拳拳到肉。

  比如,湖南省鐵工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等13家企業、36名個人因行賄等問題,被列入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突出問題專項整治第一批失信行為“黑名單”,一年內被限制從事招投標活動、取消享受財政補貼資格等,在財政補貼、稅收優惠等精準點位上發力,這就是有的放矢。

  探索了18年的“行賄人黑名單”制度,現在即便不能“大而全”,也應鼓勵探索“小而精”,讓其發揮的作用更有力更精準。(沈彬)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36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