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離職博士被索賠42萬,單位與個人都要兼顧“法理情”
2020-08-24 08:32:0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教師是育人之人、師院是育師之地,在規則和情理的兩方面都應做出示范。

  廣受關注的山西忻州師范學院副教授賈某青“脫産讀博後離職”事件,在歷經差不多一年之後,最近有了新進展。據報道,賈某青表示,“這兩天校方終于同意了執行仲裁裁決,按程序辦理我的離職,賠償費用再另談。”

  賈某青于2008年碩士畢業入職忻州師院,2015年-2018年到西北師范大學脫産攻讀博士並取得博士學位,在此期間忻州師院為其提供工資和生活補貼等。雙方在2018年簽訂《協議書》,約定賈某青須為該院工作服務滿5年(自2018年7月1日至2023年6月30日),才可提出調動要求。2019年9月25日,賈某青提出辭職。為此,校方在經歷了起訴、撤訴之後,于上個月提起新的仲裁請求,要求賈某青支付42萬余元補償費。

  在人才流動早就成為正常現象的社會大背景下,類似勞動糾紛並不罕見,而其主要原因在于,從教師角度講,認為“我想走是我的權利和自由”;從學校角度講,認為“你可以走,但學校的付出你應該按照規定補償”。由于雙方在具體金額上相執不下、認識不一,産生糾紛也就在所難免。

  實際上,教師因個人發展或其他因素,在法治精神和法律規則上講,都有離開的權利,但無論是個人還是單位,都不是冷冰冰的機器,在照章辦事外,還要顧及情理和形象。一個突出的原則就是要有契約精神,這不是説不能毀約,而是要承擔因毀約而帶來的代價,走也要走得體面。

  而且,在人文情懷上講,個人雖然並非必須感恩單位,但在脫産讀博之後毀約、甩手離開,總歸應該有點負疚感。畢竟,自己的離開可能給學院的課程安排、學生培養、人才規劃等帶來短期困擾。

  從現有報道來看,忻州師院能夠支持教師全脫産讀博,算得上是非常有魄力的政策。三年全脫産,該教師的日常授課將由其他教師承擔,並且,該教師屬于在編狀態,學校的編制又受嚴格管控,學校不能因此人脫産讀博不授課而進新教師。以此而言,忻州師院説“學校為培養賈某青進行了大量投入”,不算過分。何況,學校還為其脫産讀博支付了包括學費、住宿費、生活補貼在內的相應費用。

  當然,不管投入有多大,學校面對教師的離開,同樣要有契約精神,也要看到人才流動的必然性,不宜為此設置契約之外的特殊障礙。不僅如此,還應有更寬廣的認識,即離職教師不管流動到哪裏,都是在為國家和社會的發展做貢獻。由于教師層次提高,到更好的學校任教,雖然不能直接為本校再做貢獻,但還是可能會因相互熟知的人脈網絡間接為學校發展出力。

  概而言之,教師和學校“一拍兩散”,再正常不過。聚散之間,教師和學校都要有契約精神和人文情懷,前者是依法依規行事,後者是人之常情常理。教師是育人之人、師院是育師之地,在規則和情理的兩方面,都應做出示范。□任孟山(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研究生院副院長)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403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