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6歲獲聘副教授 才華不需要“論資排輩”
2020-08-12 08:50:2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最近,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的女博士李晟曼火了。這位出生于1994年的工學博士,今年6月剛畢業,就獲聘湖南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消息一出便引發網友熱議,有人質疑,李晟曼只有26歲,且沒有海外經歷,怎麼就可以直接獲聘副教授的職稱?

  這樣的質疑並非刁難,恰恰切中了人才評價標準的問題。記得10多年前,筆者剛入職高校做教師時,一些前輩就“諄諄教誨”:在高校要熬時間和資歷,等上個多少年,職稱就慢慢上去了。言下之意,年輕人要習慣“論資排輩”的規則。

  當下,高校職稱晉升的競爭越來越白熱化,僧多粥少,水漲船高,資歷深並不一定代表職稱就能穩步上升,科研實力和學術成果愈發成為職稱評定的重心,能力強者甚至可以實現“跨越式”上升。

  2013年,武漢大學85後教授鄧鶴翔不過28歲,當時這一消息也在網上引起極大轟動,媒體因此津津樂道于80後高校教師,諸如80後教授、85後博導等都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

  或許,在一些人的記憶裏,90後還是一群尚未長大的“新新人類”。其實,這個群體中年齡最大的已30歲了。古人雲,三十而立,如果是直博或碩博連讀,90後在30歲前獲評副教授也是有可能的。2019年,媒體報道了出生于1991年的女博士李琳,獲任南方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的教授、博士生導師。90後教授、博導的個案不斷出現,正説明這個群體開始成為“中流砥柱”,屬于他們的舞臺大幕悄然拉起。

  長期以來,高校有著“內外有別”的傳統,相較于本土博士而言,“海歸博士”在安家費用、職稱評定、薪資待遇等諸多方面都享受優待條件。這樣的政策有其歷史根源,最初是為了吸引更多海外優秀人才回國發展。如今,國際間學術交流愈加便捷和頻繁,國內高校科研條件逐步改善和提高,國內高校博士人才培養質量逐步提升,和國外高校人才培養質量之間的差距逐步縮小,高校對人才的評聘也開始趨于理性化,個人能力和學術成果的實際産出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輿論往往希望用人單位“不拘一格降人才”,變革僵化的人才評價制度,給年輕人更多上升機會,可是,一旦真有年輕人脫穎而出,卻又動輒招致輿論質疑。不少高校職稱評審的改革也在進行之中,舊的人才評價體係與新的評價標準之間,或許還存在矛盾與衝突,一部分人還保有過去的思想觀念,對年輕人恐怕也存在一定的偏見和思維定勢,似乎青年學者只有按部就班、依照既定的規則上升,才符合常理。

  不可否認,如此優秀的年輕人只是少數,屬于金字塔尖頂層的小眾群體,且一般都是在自然科學的前沿研究領域,能夠在國際頂級期刊發表論文,才更容易突破常規評價標準的限制,從而走上高校重點人才的“綠色通道”。當然,能夠實現“跨越式”晉升的年輕人,也都不是隨隨便便成功的,而是專注于專業,靠辛勤努力換來的。

  應當看到,正是30歲前當上教授、博導的新聞“稀缺性”,導致了輿論的廣泛關注。然而,在高校青年教師的群體中,還有更大的一部分處于金字塔的底層,屬于“沉默的大多數”,不是所有的年輕人都能沿著同樣的道路,盡快實現職稱的晉升,尤其是在一些人文社會學科,“論資排輩”的規則或許仍舊根深蒂固。

  7月24日,人社部、教育部公開的《關于深化高等學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中提出,要針對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教師,實行分類分層評價。或許,高校職稱制度改革的進程和步調還可以更快、更大一些,不僅要為科研能力突出的“天才少年”開辟直升通道,也要以靈活、多元的制度建設,給更多青年學者提供發展平臺和上升通道,讓具備不同優勢和能力的年輕人有機會早一些顯山露水。(胡波)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356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