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評上評】26歲女博士“破格”獲聘更需實至名歸
2020-08-10 15:30: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老人無健康碼出行受阻考驗社會治理精細化

高校評聘年輕博士,唯有公正才能服眾

“專門學校”建設有助于盡早挽救“問題少年”

曲靖鉻渣污染案調解為環境公益訴訟打開新思路

讓暑假成為“第三學期”可能失大于得

……

  新聞速遞:最近,一段“老人乘坐地鐵時因無健康碼受到工作人員阻攔”的視頻在網絡熱傳。大連地鐵昨日回應稱:地鐵工作人員加強管理是對的,但工作方式方法不當,針對特殊人群服務不到位,“針對老年人不會使用健康碼的情況,採取多種方式幫助老年人乘坐地鐵”。

  新華每日電訊:大連地鐵及時誠懇的回應值得點讚。自疫情發生以來,老人無健康碼出行受阻的新聞時有發生,多次引發熱議。這反映出,部分老人無法及時跟上智能時代的腳步,而社會尚未及時給出有效、人性化的應對辦法。當前,掌握和使用互聯網信息技術,越來越成為必備的生活生産技能。但一些老年人特別是農村老年人受知識、技能和條件所限,仍被擋在移動互聯網的“門外”。數字鴻溝已不僅僅是家事,而是具有普遍性的社會問題。彌合數字鴻溝,既需要代際支持,也需要社會共同努力。在這個過程中,年輕人對老人的“數字反哺”,不僅需要提供操作層面的指導,更需要給予老人情感層面的鼓勵。社會也應該多一些包容,等一等暫時跟不上節奏的老年人。在互聯網技術更深更廣地嵌入日常生活中時,或保留傳統的渠道,或提供其他替代性的辦法。老人因沒有健康碼出行受阻,表面上看是技術問題,實則是社會治理精細化的問題。這道題,考驗著社會如何善待數字化時代的“弱勢群體”,也考驗著科技進步如何兼顧社會溫度。

  新聞速遞:湖南大學官網近日更新教師信息顯示,出生于1994年的工學博士李晟曼已經獲聘湖南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李晟曼年輕且沒有海外經歷,26歲便被聘為副教授一事引起了網絡熱議。

  新京報:論出身,李晟曼的確算是“師出名門”。從披露的信息看,李晟曼在科研方面也有不少成績。但即便如此,她能否有資格“破格”,在輿論場依然是見仁見智。一個顏值出眾的女博士,入職即被評為副教授,由于打破常規,引發猜疑也不意外。更何況,如今高校教授、副教授的評定,的確非常困難。另外,李晟曼沒有教學經驗,這也是引發質疑的一個原因。對于這些問題,湖南大學也不妨多提供一些信息,回應輿論關切,向社會公開招聘的過程及其考量。説到底,年齡、顏值、學術背景等等,都無法定義一個人的全部。真正讓人才脫穎而出的,只能是實力和成績。有實力的人敢于面對挑戰,公開公平的招聘,也要積極澄清非議。年輕人不甘于論資排輩,有拔尖的意識和能力,用學術成果徵服評價體係——這是科研創新的活力所在。尤其是在當前國內外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情況下,我國對于自主創新的需求也越來越迫切,需要一股敢為人先的精氣神。湖南大學評聘年輕博士為副教授、博導,既展現出了“破格”的勇氣,同時也不妨多些解釋,讓公眾更“服氣”。若是才華出眾,破格沒有什麼不可以。當然,每一次破格,也必須要經受住網友挑剔的“找茬兒”。唯有公正,才能服眾。

  新聞速遞: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近日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二審。草案二審稿增加規定:國家加強“專門學校”建設,對有嚴重不良行為的未成年人進行專門教育;省級人民政府應當將“專門學校”建設納入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成立專門教育指導委員會,根據需要合理設置“專門學校”。

  北京青年報:修訂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是對2016年中辦、國辦下發的《關于進一步深化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工作的意見》和2019年中辦、國辦下發的《關于加強“專門學校”建設和專門教育工作的意見》的法制化確認。此次提交二審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仍然堅持了對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施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以“專門學校”建設為抓手,對因不滿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不予刑事處罰的未成年人進行教育和矯治,既防止了“一關了之”的簡單粗暴,又摒棄了“一放了之”的放任自流,從法律層面確立了“預防未成人犯罪,立足于教育和保護未成年人相結合,堅持分級預防、提前幹預”的根本思路。此次修法對“問題少年”分級分類教育矯治提供了十分寶貴的思路和規范,但“專門學校”作為對罪錯未成年人進行提前幹預和以教代刑的專門場所,如何在校園科學化布局上更加周全,在師資配備上如何更加有力?如何在課程設置上兼顧德智體美勞與心理輔導、行為矯正,在學校與社會的銜接上確保畢業生不是生活在“教育孤島”?如何引導公眾消除對在“專門學校”學習的孩子們的歧視與冷漠?所有這一切,都還需要全社會教育理念的進一步提升。

  新聞速遞:2011年8月,雲南曲靖曾因鉻渣污染受到關注,當地土壤和水源均受到威脅。1個月後,環保組織向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訴訟,這也是中國第一起由民間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據媒體報道,近日,原被告雙方在法院組織下簽署的調解協議正式生效,終于為此案畫上了一個句號。

  光明日報:一起公益訴訟,歷經9年,該案從起訴到立案、從立案到兩次調解破裂、再到重回談判,可謂一路波折,使得原告環保組織備嘗艱辛。雖然最終的調解協議,並非環保組織最初想要的最佳結果,但在環境公益訴訟面臨多重掣肘、屢屢陷入泥淖的當下,能取得這樣的結果,已屬不易。作為中國環境公益民事訴訟第一案,曲靖鉻渣污染案的破冰意義不言而喻。與此同時,這起案件,也堪稱當下環境公益訴訟的一個樣本,對于類似案件有著豐富的借鑒價值。也給了我們啟示,在今後的環境公益訴訟中,地方環保部門的角色應該是怎樣的,應以何種態度參與和推動環境公益訴訟。此次曲靖鉻渣污染案的調解結果,為環境公益訴訟打開了新思路,增進了公益訴訟的“人本”內涵。不過,盡管這起環境公益訴訟第一案有著破冰意義和獨特的樣本價值,此案也再次充分暴露出公益訴訟的種種尷尬和困境。其中處于第一位的,就是取證難。公益訴訟的另一項共同困境,是高額的鑒定費。鑒定費的困境不破解,就會有更多的環境公益訴訟面臨“打不起”的難題。環保組織參與公益訴訟,仍然缺乏有力的支持機制,訴訟雙方資源、力量嚴重不對等。而這,正是亟須改變的現實。曲靖鉻渣污染案雖然已經畫上句號,但這起案件也應成為環境公益訴訟制度的改革起點。

  新聞速遞:暑假期間,一些孩子不停地“跑場子”,每天的假期生活不是在補課,就是在去補課的路上;一些家長不停地當“車夫”,在很多馬路上,都能看到接送孩子的家長,晚上八九點鐘也不例外。暑假儼然成了“第三學期”,孩子、家長都不輕松。

  經濟日報:暑假期間補課熱,各種培訓班在推波助瀾。但是,家長要有知己知彼、量體裁衣的定力。如果被培訓班牽著鼻子走,銜接班、提高班、特長班……恨不得一課不落,一天不停,給孩子搞出個“第三學期”,真的就能有想要的收獲嗎?學校之所以放暑假,是因為暑假期間天氣溫度高、不適宜外出或集中學習,而且這也是為了讓天性好玩的孩子得到暫時休息,使他們在假期中有別樣的感受和經歷。暑假裏,孩子沒有得到休整,仍然高速運轉、天天忙著“趕場子”,容易産生厭學情緒,對孩子的身心健康可能失大于得。良好的教育絕不是搶跑。時至今日,孩子們獲得知識的途徑有很多,書本知識固然重要,培養孩子的其他愛好和興趣,讓孩子健康活潑地成長,也很重要。與其造就一臺學習機器,遠不如把孩子培養成一個人格健全、心態健康的人。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評上評】26歲女博士“破格”獲聘更需實至名歸-新華網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348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