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醫熱”不僅是疫情催生的結果
2020-08-06 08:52:5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8月初,上海約5萬高考生陸續在志願填報係統上完成志願填報並簽字確認,最早一批“準大學生”將成為被名校“強基計劃”和11校綜評批次錄取的考生,其中不乏醫科院校。部分優秀學子因敬佩“抗疫英雄”,在填報志願時選擇醫學。有學生直言:“親眼見到醫務工作者奮戰在一線,感受了醫學的偉大,而預防醫學作為未雨綢繆的學科,應該受到更多關注。”(8月5日《解放日報》)

  今年,不光是上海如此,在很多地方,高考填報志願時都出現了“從醫熱”。受疫情影響,很多考生都有相同的情懷,他們被醫務人員的抗疫表現深深感動,立志和他們一樣,做守護健康的白衣衛士。可以説,疫情對于當前的“從醫熱”,起到了很強的助推作用。

  但疫情只是為“從醫熱”添了一把火,拉長視野來看,這股熱度其實已經存在,若沒有出現這次疫情,“從醫熱”仍會形成一定的趨勢並持續下去。這主要是因為,決定考生是否選擇醫學專業的負面因素在逐漸消除,而正面因素又在不斷累積。

  過去考生不願選擇醫學專業的重要原因,是暴力傷醫、聚眾擾醫等案件頻發,讓醫務人員缺乏安全感。然而,隨著醫鬧入刑、將醫院列為公共場所等強化醫院安保的法規陸續出臺,保障醫務人員安全的法治基礎日益堅固。民眾的直觀感受是,醫院裏拉條幅、設靈堂、擺花圈等現象已很難再看到。盡管極端個案仍偶有出現,但總體而言,這類案件已大幅減少。今年兩會期間,最高人民檢察院新聞發言人王松苗透露,暴力傷醫、聚眾擾醫類案件在2018年同比下降29%,2019年又同比下降48.9%。

  認為醫務人員工作強度大而不願從醫的人不在少數,但這方面也在悄然發生改變。對比國家衛健委每年發布的《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可以看出,醫務人員數量增加趨勢十分明顯,比如2011年末我國執業(助理)醫師241.3萬人,注冊護士204.8萬人,但到了2019年末,執業(助理)醫師達386.7萬人,注冊護士444.5萬人。醫務人員數量增長很快,平攤到個人的工作量就會相應減少。

  隨著醫療強基層戰略的實施,醫務人員忙閒不均現象也得到大幅緩解。以北京為例,在2019年北京市全年的門診量中,一級醫院及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增長40.4%,二級醫院增長3.3%,三級醫院則下降了5.4%,北京市基層門診量已連續32個月增幅高于二級和三級醫院。基層不再“門可羅雀”,大醫院的工作量就會相應下降。且人工智能技術日益成熟,分級診療、遠程會診等模式也趨于定型,醫務人員只會從繁重的工作中進一步解脫,擔心醫務人員太辛苦而不願意從醫,就會日益顯得不合時宜。

  因此,對于今年高考過後出現的“從醫熱”,既要看到疫情這個短期影響因素,更要看到大環境改變這個起決定作用的長期因素。這種趨勢預示著,醫學專業不僅今年熱,更可能年年熱、持續熱,且初熱尚未炙手可熱時,或許是選擇醫學專業的最佳機遇期。  (時本)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33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