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是誰養肥了非法採煤的“隱形首富”
2020-08-06 08:49:45 來源: 羊城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祁連山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三年前被中央通報,聲勢和力度空前的問責風暴,開啟了祁連山史上最大規模的生態保衛戰。記者持續兩年多的跟蹤調查發現,通報追責高壓之下,祁連山生態保護總體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非法開採並未根絕。大規模、破壞性的煤礦露天非法開採,正給這片原生態的高寒草原濕地增加新的巨大創傷,黃河上遊源頭、青海湖和祁連山水源涵養地局部生態面臨破壞。(8月4日《經濟參考報》)

  一邊是聲勢浩大的生態保衛戰,一邊卻是大規模的非法採煤一直沒有根絕。據了解,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興青公司”)董事長馬少偉號稱青海“隱形首富”,14年來盤踞木裏礦區聚乎更煤礦,涉嫌無證非法採煤2600多萬噸,獲利超百億元。在面臨2017年力度與聲勢空前的環境問責風暴時,興青公司的非法開採也沒受到影響,到現在,興青公司還打著修復治理的名義進行掠奪式採挖,生態舊債未還又添新賬。

  興青公司對生態的破壞,甚至可以説是“災難性”的。相關煤炭開採專家稱,為了追求效益盡快最大化,興青公司開採只吃“白菜心”,僅採特厚煤層這一層,薄煤層、地質構造比較復雜的煤層基本上棄之不採,回採率不足15%。等于是“採一噸扔五噸”,如聚乎更一井田5號井儲煤1.55億噸,興青公司採掘最深處已達500米,採掘范圍已過多半,超過6000萬噸煤炭資源被興青公司白白扔掉,相當于年産300萬噸大型礦井的20年産煤量,估值高達360億元左右。就興青公司“掠奪式、破壞性”開採行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張宏福連呼“痛心疾首”。他説:“木裏煤田區域生態極其敏感和脆弱,大規模無序探礦採礦使得成千上萬年形成的凍土層被剝離,水源涵養功能減弱或消失殆盡,將使地表大面積發生不可逆轉的幹旱化。”

  在兩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興青公司的非法開採仍不收手。自2014年下半年以來,興青公司打著礦區生態治理修復的旗號,繼續實施大規模非法開採,當地人士稱之“邊修復、邊破壞;小修復、大破壞”。因為打著生態治理修復之名行生態破壞之實,興青公司的非法開採具有一定的隱蔽性,但如此大規模的非法開採,再善于偽裝,其造成的生態破壞也是顯而易見甚至慘不忍睹的,監管部門就算真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偶然睜開的那只眼,也應能看到問題的嚴重性。興青公司“假修復,真盜採”的把戲能玩這麼多年,監管部門難逃失職之嫌。

  更為詭異的是,據馬少偉稱,其“在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的環保工作得到省政府肯定,作為生態恢復治理樣板,經驗在木裏礦區推廣”。進行生態破壞的“急先鋒”,卻被樹為生態恢復治理樣板,這背後是否有權錢交易等貓膩?是誰養肥了非法採煤的“隱形首富”?

  興青公司十幾年來的大規模非法開採,既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也對優質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資源帶來毀滅性破壞。青海的這一“隱形首富”是憑非法開採當上的,他個人獲取的“金山銀山”,是犧牲“綠水青山”換來的。對這樣的“隱形首富”,相關部門如何處理,人們拭目以待。(戴先任)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33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