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類案檢索,讓同案同判更規范
2020-07-29 09:01:09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這正是統一類案檢索規則的價值所在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發布《關于統一法律適用加強類案檢索的指導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意見》),將于今年7月31日起實施。《意見》要求法官在案件審理過程中,需對缺乏明確裁判規則或者尚未形成統一裁判規則的案件等四類情況進行類案檢索,通過對比事實相似的過往判決案例,規范法官的裁判權行使,促進法律適用統一。

  按照《意見》的要求,承辦法官應依托中國裁判文書網、審判案例數據庫等進行類案檢索,並對檢索結果的真實性、準確性負責。各高級人民法院應當充分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審判案例數據庫,為全國統一、權威的審判案例數據庫建設奠定堅實基礎。總而言之,要通過全面推行並完善類案檢索機制,確保典型案例發揮典型作用,實現“同案同判”“一個案例解決一類問題”。

  眾所周知,我國是成文法國家,法官應當依照法律裁判案件。但是,這並不能否認既有案例對同類案例産生影響。如果説同類案件是一道難題,那麼每一份判決書都是一份答卷,其中不僅列出了具體答案,而且標注著承辦法官的答題思路。相比起抽象的法條,這種具體而生動的“司法解釋”,更容易給後來者以啟發和借鑒。正因為如此,《人民法院第五個改革綱要(2019-2023)》明確提出,要“完善類案和新類型案件強制檢索報告工作機制”。

  去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進一步加強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監督管理工作的意見(試行)》。其中強調,最高人民法院繼續全面推行“類案及關聯案件強制檢索”制度,要求承辦法官在辦理案件時,對已審結或者正在審理的類案與關聯案件進行全面檢索,並制作檢索報告。隨著司法大數據的公開,“類案檢索”的應用范圍不斷擴大,新的問題應運而生——面對檢索而來的各種“個性化答題思路”,如何切中題意梳理出自己的“答卷”?

  類案檢索機制的初衷是實現統一裁判尺度,但如果類案檢索結果不能得到統一和規范,法官在承辦具體案件時,不免會陷入更大的困惑。影響類案檢索的因素有兩個:其一是路徑不明確導致成本高、效率低。目前,可以實現類案檢索的既有內部數據庫,也有商業平臺,漫天撒網式檢索不僅耗費時間精力,紛繁的結果也往往給人造成困惑;其二是類案檢索的結果效力不明,由此使人無從應對。對于同類案件,各級法院都發布有大量的典型案例和參考性案例,因為缺乏明確的參考效力,基層法官在處理同類案件時往往難作抉擇,更有甚者,僅憑個人好惡選取檢索結果。凡此種種,都使類案檢索的積極意義大打折扣。

  基于這樣的背景,最高人民法院此番出臺《意見》可謂見招拆招、意義深遠。其中亮點首先在于明確檢索路徑——依托中國裁判文書網、審判案例數據庫等進行類案檢索。明確了檢索路徑之後,類案檢索的范圍更加精準,結果也更具參考價值。更為重要的是,在此基礎上有助于消除各地司法數據庫的技術屏障,為建立全國統一的審判案例數據庫打下堅實基礎。

  其次,《意見》明確了檢索結果的參考效力。按照要求,類案檢索范圍一般包括四項: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指導性案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典型案例及裁判生效的案件、本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參考性案例及裁判生效的案件、上一級人民法院及本院裁判生效的案件。從法律效力來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指導性案例具有相當高的權威性和指導意義,作用絲毫不亞于司法解釋。正因如此,這也被列為類案檢索第一選項。四個選項中,存在著明顯的優先級,按照規定“已經在前一順位中檢索到類案的,可以不再進行檢索”。如此一來,基層法官的檢索難度大大降低,而結果的參考效力則更加明確。

  培根在《論司法》中説:“我們知道法律體現著正義,但這也要人能正確地運用它。”對于法官來説,“類案及關聯案件強制檢索”意味著自由裁量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必須以更加審慎負責的態度對待法律賦予自己的權力;對于律師來説,指導性案例可以作為辯訴理由,不僅意味著辯護形式更加豐富靈活,同時也意味著必須以更加專業的態度了解掌握更多典型案例;對于普通民眾來説,控辯雙方更加專業地“以案説法”,本身就是一個形象生動的普法過程。

  “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這正是統一類案檢索規則的價值所在。(□ 趙志疆)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297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