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播帶貨”別成“帶禍直播”
2020-07-03 08:29:0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犯罪分子盯上了火爆的“直播帶貨”。不久前,山東警方破解一起案件,犯罪團夥招募大量網絡主播,用大量廉價的高倣衣服箱包冒充品牌産品出售,涉案金額高達8億元。還有家茶葉商投資5萬元讓網紅帶貨,對方拿著商家的訂金購買粉絲數據、直播流量、刷單數據,一旦直播結束商家付了尾款,就立刻安排退貨,退貨率高達50%,令商家有苦難言。

  一種新行業的出現,尤其是熱門行業,很容易被不法分子盯上甚至圍獵。無論是“殺雛生意”還是“殺熟生意”,雖是利用了大家對新概念的不熟悉,又急于“追風口”“摻一腳”的心態,但也格外凸顯了新行業的不成熟、不規范。傳統的線下零售行業、貨架式的電商銷售模式,均有了比較成熟的監管政策。但“直播帶貨”不同,它弱化了電商企業角色,極其依賴平臺流量和主播帶貨能力。這突破了傳統的監管框架,需要深入剖析和厘清參與者的角色責任。

  首先是主播這一環。在不同語境下,主播的責任不同。如果主播為自己的産品宣傳,其角色是産品銷售者,當然要為産品負起絕對責任。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主播是在為其他商家“帶貨”,主播的角色是廣告經營者及廣告發布者,需要對廣告內容真實性、合法性盡到審查義務。一些主播認為自己是“帶貨”而非“賣貨”,公然違反廣告法使用“最”“第一”等字眼,“名品”變贗品,“好貨”變“水貨”,並企圖將責任一股腦撇給商家,顯然是種認識誤區。

  其次是平臺這一環。也存在不同情況,直播平臺本身就是電商平臺,或者只負責直播,消費者通過鏈接跳轉到其他平臺上。關于後者,一些直播平臺認為自己只是為主播提供網絡技術服務,對于主播的行為不承擔法律責任,這仍然是錯誤的。直播平臺作為內容提供商,從直播內容審核到構建積極向上直播生態,都應負起主體責任。網信辦曾指出,一些平臺借“網課”推廣“網遊”,甚至給“抽獎”“競猜”“返利”等網絡賭博提供溫床,不該引起重視嗎?

  最後是監管這一環。在現有法律視角下,我們一般將電商平臺理解為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商家是電子商務經營者,直播平臺是網絡服務提供者,三者分門別類,條理清晰。但“直播帶貨”的出現,使得三者的界限出現了交融滲透。直播平臺表面上是網絡服務提供者,但在實際操作中,一定程度上可轉化為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主播身份成為電子商務經營者。可以看到,監管框架已出現局限,需將社交電商、直播電商等新業態納入,實現精細化監管。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直播帶貨的優勢被空前放大,當前頗有“萬物皆可帶貨、人人都能帶貨”的趨勢。然而,美好的一面背後,是頻繁的虛假宣傳、質量“翻車”、售後維權難、違法犯罪事件增多等,這才更符合新事物的發展規律。在此前,筆者已經多次提醒領導幹部這一群體與之保持距離,現在來看,也是時候從整個行業視角上,對其作一番新的思考了。(扶 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19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