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理性看待利用航空延誤險獲利
2020-06-12 08:53:3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利用航空延誤險獲利近300萬元”一事成為輿論關注焦點。有航空服務工作經歷的李某專門選取延誤率高的航班,使用自己和從親友處騙取的20多個身份信息購票,並購買大量航班延誤險,4年間獲理賠近300萬元。目前,警方已對李某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有人認為,為自己和他人購買機票和航班延誤險的行為並無不妥,李某“下注”時,也承擔著一旦航班準點,就要為退票支付費用的“風險”。所以李某與保險公司之間是博弈關係,談不上“騙保”。也有人認為,李某購買機票和航班延誤險,真實目的是獲得理賠,因此就是“騙保”。那麼,如何從法律角度進行解讀?不妨從警方給出的兩個罪名,詐騙罪、保險詐騙罪入手。

  先從詐騙罪説起。詐騙罪的行為結構是,行為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使他人基于錯誤認識處分財物。李某雖然具有非法佔有的目的,但並未虛構航班延誤事實,保險公司理賠是履行合同義務,而非基于錯誤認識將理賠款項交付李某,李某不構成詐騙。

  從訂立保險合同切入,李某虛構了將要搭乘飛機的事實。然而,雙方訂立合同,是否以被保險人實際乘坐航班為必要條件呢?筆者認為,乘客搭不搭乘航班,都不會對航班運行産生影響。除非保險公司在合同中明確要求,被保險人必須親自登機,否則不宜認定保險公司與李某訂立合同時,産生了錯誤認識。

  接下來是保險詐騙罪。我國刑法規定了構成保險詐騙罪的五種情形:故意虛構保險標的;編造虛假事故原因或誇大損失程度;編造未發生的事故;故意造成事故;故意造成被保險人傷亡。顯然,李某沒有編造延誤原因,也不能引發延誤,更沒有誇大損失。值得探討的是,李某是否虛構了保險標的?

  李某沒有向保險公司虛構航班延誤情況,但由于李某和被其利用身份信息的人都未乘坐飛機,航班準點或延誤不會給他們的利益造成實際損失。如果認同“航班準點説”,則保險詐騙不成立;同意“準點利益説”,則李某確係虛構保險標的。但和詐騙罪一樣,認定保險詐騙罪也要回答保險公司是否基于錯誤認識而交付財物的問題。

  因此,筆者不認同李某的行為觸犯詐騙罪、保險詐騙罪。但她以理財的名義,從親友處騙取20多個身份信息用于購買機票和保險並大量獲利,或觸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竊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

  保險有風險均攤的意義,很多人的“小錢”聚沙成塔,其中小部分人就能在遭遇事故時獲得較多保障。李某的做法表面上看是鑽保險制度的空子,實質上也對他人利益有所妨害,比如妨礙了他人正常購票乘機。當輿論聲音很多都支持李某“薅保險公司羊毛”,很大程度上是對保險公司的一種反抗。比如,一些保險公司是不是平時也總耍小聰明,讓人一不留神就買了很多不想買的保險?(王梓佩)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104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