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穩脫貧須激活基層內生動力
2020-06-03 14:25:1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貧困治理是一項整體性、綜合性工程。作為改變農村落後面貌的偉大戰役,脫貧攻堅以前所未有的投入力度,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當前,我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接近完成。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全國832個貧困縣只有52個未摘帽,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這是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的優勢體現。

  隨著各地脫貧攻堅任務逐步完成,穩脫貧越來越成為各地扶貧工作重心。能否實現穩脫貧、防返貧,考驗著基層貧困治理的精細化水平。

  脫貧是攻堅戰,穩脫貧則是持久戰。可以預見,鞏固脫貧成效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依然艱巨。已脫貧的地區和人口中,有的産業基礎比較薄弱,有的産業項目同質化嚴重,有的就業不夠穩定,有的政策性收入佔比高。據各地初步摸底,已脫貧人口中有近200萬人存在返貧風險,邊緣人口中還有近300萬存在致貧風險,鞏固脫貧成果難度大。

  此外,全國易地扶貧搬遷960多萬貧困人口,中西部地區還同步搬遷500萬非貧困人口,相當于一個中等國家的人口規模。搬得出的問題基本解決了,下一步則要解決穩得住、能致富的課題。這考驗著各地政府的扶貧智慧。

  中央明確要求保持脫貧攻堅政策穩定,對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要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扶上馬送一程,嚴格落實貧困縣摘帽“四不摘”,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但在具體執行層面,作為帶動農村群眾自我發展能力持續增強的關鍵“引擎”,作為穩脫貧的重要支撐係統,農村基層治理無疑將面臨長期考驗。

  近幾年,脫貧攻堅與基層治理相互促進。我們推進抓黨建促脫貧攻堅,貧困地區基層組織能力得到加強。黨員幹部深入貧困村社,謀劃扶貧方案,開展精準幫扶,成為群眾脫貧的主心骨、領路人。基層幹部的扶貧本領明顯提高。各地基層治理體係持續完善,貧困地區基層治理能力不斷提升,反過來也對脫貧攻堅和穩脫貧發揮了重要推動作用。

  但是,在穩脫貧這一艱巨任務面前,貧困地區的治理能力也存在諸多不足。首先,有的地區駐村扶貧幹部和村幹部之間的關係走偏,駐村幹部幹得很辛苦,成效也很突出,但村幹部發揮作用較小,在村莊事務中有邊緣化的趨勢。這一脫貧攻堅主角錯位的現象,給未來穩定脫貧埋下風險。工作隊走了,之前取得的脫貧成績可能難以鞏固,甚至回到原點。在過去的幫扶過程中,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

  其次,農村裏的能人大量流入城市,一些地區扶貧産業持續發展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項目管理、合作社運營、市場對接、風險防控,這些涉及扶貧産業實際經營管理的問題,最終還要由村民來操作。如果缺乏“領頭雁”,産業扶貧成果就難以鞏固,後期就會有返貧風險。

  再次,部分地方為了盡快完成脫貧目標,存在政府“大包幹”現象,短期內可能效果明顯,但因為未激發民間活力,某種程度上助長了部分村民“等靠要”之風,不僅難以形成長效發展機制,也對當地鄉風文明建設産生消極作用,影響村民積極向上、勤勞自立的精神面貌,對穩脫貧帶來較大威脅。

  鞏固脫貧成效,保證脫貧任務高質量完成,關鍵在人,在基層組織建設,在激發內生動力。

  要把提升村幹部能力作為重要工作來抓。駐村幹部和上級組織,要繼續加強對村幹部能力的錘煉,讓村幹部盡量站到工作前臺,在充分調動村幹部幹事創業積極性的基礎上贏得村民信任。可通過從小到大、從易到難的步驟,逐步提升村幹部獨當一面的能力,強化基層組織建設,為農村長效脫貧提供穩固保障。

  要扎實推進鄉村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穩脫貧不能是黨委政府唱獨角戲,要繼續健全黨組織領導的村民自治機制,完善村民(代表)會議制度,推進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實踐。要發揮群眾智慧,豐富村民議事協商形式,形成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的多層次基層協商格局,充分調動村民積極性,充分發揮村民的自主性和創造性。以此綜合施策,多管齊下,為鞏固脫貧成效注入不竭的動力和活力。(周楠)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068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