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告別摩天大樓崇拜後什麼才是城市的名片
2020-05-13 08:54:4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時候,退出一場競賽比盲目參與競爭更需要智慧,所謂的摩天大樓崇拜即為一例。近日,國家發布的500米“限高令”引發了社會持續關注,此前有關醜怪建築的吐槽、各類摩天大樓“後遺症”的分析,也顯示了為“高度狂熱”降溫、推動城市建築重回理性時代的必要。

  住建部和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與建築風貌管理的通知》,明確嚴格限制各地盲目規劃建設超高層“摩天樓”,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築,新建100米以上建築應充分論證、集中布局,與城市規模、空間尺度相適宜。

  盡管最初只是為了解決大城市市中心土地資源稀缺的問題,可是後來,摩天大樓向高空拓展的視覺衝擊力,又被看作城市雄心壯志的表現。一些地方更是大搞“形象工程”和“政績工程”,以奇怪的外貌和高度上的“第一”來打造城市名片,助長了盲目攀比的不良風氣。

  然而,隨著經濟的發展,人們對摩天大樓日漸祛魅,這種過于簡單的城市形象打造邏輯已然過時。在千城一面的當下,“第一高樓”的吸引力正大幅貶值,“貪大、媚洋、求怪”等亂象反而引發反感。正如阿蘭·德波頓所諷刺的,“一簇簇乏味的摩天大樓主宰著地平線”,它們給市民帶來的更多是疏離感而非認同感。

  與此同時,摩天大樓的弊端更加凸顯。它們的成本投入大、建設周期長,如果決定前討論不充分、倉促上馬,很容易導致此後的停工、爛尾,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建成投入使用後,其運營和維護成本巨大,也存在消防隱患、拆除困難、能耗高、光污染等一係列問題。

  對于三四線城市來説,不考慮當地經濟發展要求和産業結構,盲目追求高樓建設,還會導致寫字樓空置率高企、利用率不足等現象。而華而不實的“面子”工程所耗費的物資,本可以用來健全保障性住房體係的建設,以更接地氣地方式改善市民的居住條件。

  此次國家出臺文件,就是在進一步重申“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建築方針,推動各地回歸理性、審慎決策,校正扭曲的政績觀,樹立科學的城市發展意識。

  需要注意的是,破除高樓迷戀只是讓各地重新獲得了思考自身定位的機會。退出摩天大樓競賽後,如何看待城市名片、打造獨特的城市形象,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如何通過有機的城市更新,延續其固有的歷史文脈。

  前些年,一些地方盲目的推倒重建備受爭議,加劇了“景觀失憶”等症狀。由于建設之初缺乏統一的規劃和布局,城市風貌往往顯得雜亂無章:高聳的現代建築突兀地佇立著,與周邊建築格格不入、毫無聯係;傳統民居和歷史建築得不到有效保護,甚至要給未來的摩天大樓“騰出位置”,一個城市原有的歷史文化肌理也因此面目模糊。

  在此次住建部和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通知中,特別強調應健全法規制度,加強歷史文化遺存、景觀風貌保護,正是針對此類亂象的必要舉措。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人們會越來越厭惡雅各布斯所批判的“現代主義城市觀”,越來越意識到回歸歷史文脈的重要性。

  正如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主任秦虹所分析的:新生代對文化産品及其帶來的身份、團體歸屬的需求成為社會的主流消費需求。城市更新應順應這種趨勢,注重挖掘歷史遺産的價值。

  這幾年西安、成都等網紅城市的形象打造,也多是擺脫了訴諸建築“空殼”的路徑,而是回溯到歷史文化中找尋城市本身的氣質,通過人文細節的挖掘重塑自身的吸引力。缺乏根基的城市發展只能是空中樓閣,一個城市的建築風貌也只有同人文景觀有機結合起來,才會在城市競爭中脫穎而出。

  在破除對摩天大樓的迷戀之後,我們究竟想要什麼樣的城市?什麼才堪稱真正的城市名片?有關這些問題,都要在梳理城市自身的文脈中尋找答案。(任冠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遠眺來古冰川
遠眺來古冰川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977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