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消費券更加有力有溫度
2020-04-02 09:17:45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應對疫情衝擊,為刺激消費,以濟南、南京等地為先,一些城市陸續推出了消費券,有定向文旅行業的,也有加上了餐飲、購物等更廣范圍的。至于廣東,先是佛山宣布啟動為期一個月的“促消費、惠民生”活動,由財政派發1億元電子消費券,“真金白銀促消費”,緊接著深圳羅湖區宣布將發放價值總額3000萬元的“零售消費券、住宿餐飲消費券”,都在鉚足勁促進商業盡快恢復。

  僅以概念而論,人們對消費券並不陌生。逢節假日或者周年慶典之時,很多商家都會推出代金券,以回饋消費者的名義促銷,想必大家早就見怪不怪。此次各地推出的消費券,不少都規定滿多少減多少,儼然就是商場代金券的翻版。不同的是,代金券屬于商家自主動作,具體的滿減額度、怎麼用,解釋權歸商家。而基于公共財政的消費券,即便很多商家響應號召配套了一些優惠,但就性質而言,還是有將公共財政收入“二次分配”的意思,因此怎麼花、花得好尤為重要。

  作為一項公共政策舉措,普遍認為消費券是“德國發明”。上世紀30年代初,為了應對大蕭條、盡快恢復經濟,德國政府推出面向市民、定期發放的小額消費券,用于購買食物、衣服等日常用品。隨後美國在1939年推出了“食品券”,面向低收入者發放,後來還由此立法變成一項長期政策,有點類似我們現在的“低保”。再後來,每逢經濟低迷,消費券就成了各國政府保障低收入群體生活或者實施更廣泛社會救助的備選舉措。換句話説,至少在消費券形成之初,帶有很強的社會救助和公共福利色彩。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消費券不是直接發錢。按照傳統的凱恩斯經濟理論,在有效需求不足的情況下,增加政府支出可以對民間需求和國民經濟起到加倍的刺激作用,從而實現“乘數效應”。對低收入者來説,直接發放現金不可避免的是,有的人很可能把一部分現金存起來,從而變成了“儲蓄”,無法轉化為直接的需求。雖然圍繞消費券能否持久拉動經濟一直存在爭議,但近年來世界各國政府仍將其作為一項重要手段,大概是考慮到即便其作用有限,但終歸“有比沒有要好”,何況還可以增加公眾對政府的滿意度和認可。

  正是基于此,就應該細致考慮消費券政策舉措。沒錯,疫情抑制了相當一部分消費,隨著復工復産的推進,商家推出與之相應的促銷策略,原本政府無需過多幹預。不過,既然一些地方政府打算在政策上主動作為,那麼基于消費券支出的公共性和社會福利性質,就應該盡量避免搞成商業味道濃厚的促銷嘉年華。比如,就面向對象來説,盡管很多地方的“搖號”辦法看似公平,但同時也要充分考慮低收入群體特別是老年人,他們可能不善于使用手機的智能操作,甚至網絡條件受限。再比如,就發放渠道而言,如專家所指出,獨與某一平臺合作,也免不了行政壟斷的嫌疑。

  不能忽視的是,盡管有媒體報道,消費券的“拉動效應驚人”,但必須充分考慮到疫情期間壓抑消費的釋放因素。同時,鑒于很多地方發放的消費券像極了商家的滿減代金券,這樣的消費拉動根本上還是基于個人支出的能力,也就更需要在穩就業、穩物價等方面多下功夫。 (張東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秦嶺大熊貓寶寶健康成長
秦嶺大熊貓寶寶健康成長
西安:春光好 健身樂
西安:春光好 健身樂
山東濟南:萬畝桃花笑春風
山東濟南:萬畝桃花笑春風
青島膠州灣大橋膠州連接線開通
青島膠州灣大橋膠州連接線開通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8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