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再過度親密探索另一種社交連接的可能
2020-02-21 09:11:3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過去的半個月裏,很多人經歷了人生中最“宅”的時期。他們斷絕了和外部的物理聯係,僅在虛擬空間裏和親戚、朋友們保持聯絡。

  以我家這個普通四線城市的大家庭為例——我和表弟表妹們在線上K歌房裏團聚,在《王者榮耀》等熱門遊戲裏組團“開黑”;我的父母則在《歡樂鬥地主》裏和他們的老友們“鬥”得不亦樂乎。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一方面,我懷念以往“四世同堂”帶來的“年味”;另一方面,我也有點慶幸,不必和關係疏離的親戚、老同學聚會,回答那些讓人難堪的問題——“有沒有對象”“每月工資多少”“什麼時候買房”。

  我們這一代人遇見上一輩的社交模式時,有時會産生一種違和感。“沒有距離感”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問題在于價值觀的代際衝突——就像電影《別告訴她》裏的家庭聚會片段,面對從美國回來的碧莉,她的中國親戚最感興趣的是,“在美國多久能賺到100萬美元”。

  這種社交上的差異和衝突,曾讓我相當焦慮。然而,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徹底消解了我的社交焦慮。

  疫情之下,年長的親戚們只能在微信的家庭群裏互道祝福,他們再也無法聚在一起對我的人生指指點點。我也不用和舊日同學、朋友們在飯店聚會喝大酒,然後討論不靠譜的人生。大夥隨心所欲地通過互聯網交流,像回到了最好的舊時光。我的父母,在我的指導下玩起了手機上的麻將和象棋,學會了拍小視頻,還不停地求轉發、求點讚。

  事實上,參與社交的人可能還是同樣一批人,他們既是我們血緣、學業、鄉情等維度的“熟人”,也是日常心理上的“陌生人”。無論如何,我們並沒有因為疫情的物理阻隔而放棄彼此之間的聯係。網絡社交所創造的適當距離,反而讓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變得更加自然、更加主動,在無形中放下了對彼此的心理防備。

  在朋友圈裏,無數人像我和家人們一樣“宅”,這種從線下轉移到線上的社交和娛樂,客觀上為疫情的有效防控作出了貢獻,因為它減少了人員的流動,降低了疫情傳播的風險。而對我來説,基于互聯網便利所産生的“宅男”生活,讓我擁有了18歲之後最完美的春節假期——因為社交不再成為負擔。

  以往我們擔心的是,互聯網發展之後帶來的虛擬身份構建,讓人脫離現實,更加孤獨。如麻省理工學院社會學教授雪莉·特克爾的觀點——“信息技術在給人們帶來溝通便利的同時,也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弱化,有些人甚至因此喪失了面對面交流的能力。人們發短信、發郵件,上社交網站,玩電子遊戲,從形式上看人們之間的聯係似乎更輕松、更密切,但實際上卻更焦慮、更孤單。”

  不過,對于中國乃至東亞的年輕人,互聯網帶來的虛擬性和距離感反倒是消解社交焦慮的現實解決方案。因為我們在社交中面臨的問題不是“關係弱化”,而是“過度親密”。在東方文化中,熟人社交的特徵是沒有距離感、無法容忍差異性、長輩訴諸權威……而社交網絡則提供了另一種連接的可能,它更平等,也更單純,對衝了那些讓我們覺得復雜而現實的社交法則。這無疑是“社交”這個永恒的人類需求在網絡時代的進化方向。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一味依賴互聯網。人終究是社會動物,互聯網能提供虛擬世界裏的溫暖,緩解人們的不安與焦慮。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無法消解社交焦慮。互聯網指明並滿足了人們真實的社交需求,而它並不是滿足這種需求的唯一途徑。歸根到底,我們在現實中尋求理解,尋求更有效率的互動,才能擁有更好的人生。(尖尖)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604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