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冰花男孩”家庭申貧被拒,讓情歸情理歸理
2019-12-11 10:54:5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冰花男孩”家庭是否符合貧困戶評定,不必為情感羈絆,只需根據其家庭實際情況,以及相關的評定標準即可。

  2018年1月,因在上學路上結了一頭冰霜,“冰花男孩”王福滿引發關注。近日,因為申請貧困戶被拒,“冰花男孩”的家庭再引關注。

  據報道,12月8日王福滿的父親王剛奎在網上發文稱,自己想申請貧困戶資格,同時給家人爭取村中公益性崗位的名額,但都沒被批準,王剛奎懷疑因和村主任有矛盾有關。對此,當地村主任王剛明回應記者稱,王剛奎家的貧困戶評定資料已遞交,但由于不夠評定標準,未獲批。雖然此前兩家確有過節,但公事就是公事。

  此前“冰花男孩”刷屏式的傳播,讓無數公共目光對這個家庭的困頓有所了解,也有不少來自社會的愛心對其保持關注。

  但客觀而言,對于“冰花男孩”的家庭是否可以符合貧困戶評定、是否有資格獲取公益性崗位,也不必為情感所羈絆,只需根據其家庭實際情況,以及相關的評定標準即可。

  是否符合貧困戶評定對象,是否有資格獲取公益性崗位,既遵循著“兩有三保障”的硬性標準,也遵循著“有比較才有鑒別”的情理法則。

  在硬性標準上,雲南省印發的2019年度《關于進一步完善貧困退出機制的通知》貧困戶退出標準中,涵蓋了人均純收入、住房安全、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飲水安全等幾項關鍵指標。無論是住房安全,還是每月近三四千元的務工收入,“冰花男孩”家都不符合貧困戶評選標準,未獲批符合事實認定情況,説明當地在執行標準上還是比較嚴格的。

  至于公益性崗位的獲得,需要以貧困戶資格作為前置條件。按照當地相關規定,村中負責清掃道路的公益性崗位要求安排給貧困戶,另一方面要求年齡也不能超過55歲,但王剛奎母親已經60歲,無法申請該崗位,也屬于正常。

  總體上看,“冰花男孩”家的經濟狀況在當地也算得上較好的。但需要明確的是,即便申貧被拒,“冰花男孩”的父親王剛奎也有權利申請認定貧困戶。

  事實上,“冰花男孩”固然是個體的模樣,卻也是一個群體的形象濃縮。有過此經歷者被勾起了內心感同身受的記憶,無此經歷者也被場景所感動,讓樸素情感此際充分溢露。因此,對“冰花男孩”之父申請貧困戶被拒一事,若無理性認識與判斷,則很容易被此間情感所左右,而忽略了對客觀事實的尊重。

  但情歸情,理歸理,在社會愛心給予“冰花男孩”們以同情與援助之時,如何避免因為過度關注和呵護,而出現情緒的變化、思維上的改變和價值上的走偏,也需要思考。

  不可否認,個體要避免被“感性的情感所控制”,實現“理性的事實評判”並不容易。多數情況下,我們極易出現情感上的偏好,並最終導致對事實本身的無視。在情感上,我們既希望“冰花男孩”一家徹底脫貧,但又不希望是完全靠外界援手,乃至陷入“利用輿論”的爭議中,破壞了存于內心的美好。但無論是有心還是無心,有了“冰花男孩”的社會關注度,其父的申請和網帖,都讓我們先前的某些標簽有了新的感觸。

  此次爭議真正的價值在于,有了“雲南一扶貧工作者‘罵’貧困戶”和“雲南昭通一村民拒絕簽字脫貧被通報”的一係列新聞後,在當前這個情感稀缺而又泛濫的時代,如何避免被情感所羈絆,而培育基于事實上的理性情感和公共認知,既是一個素養維度,更是一個文明指向。□前度郎(時評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5333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