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享操場”實驗,開門不是一切
2019-12-09 08:59:59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海市教委、市體育局等相關部門日前聯合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本市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出學校體育場館應在非教育教學活動時段並在保證校園安全的前提下向社會開放;學校室外場地設施,如田徑場跑道等要先行開放。《上海市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工作導則》也同步出臺。

  在全國體育場地總存量中,學校體育場地面積佔比超過了一半,打開大門“共享操場”就成了解決城市居民“去哪兒健身”難題的重要途徑。在此之前,全國其他城市已經有了相關嘗試,或許能為上海提供一些可資借鑒的經驗。

  全國存量中,學校體育場面積佔比超一半

  健身,早已從社交平臺上的時尚變為更多人的生活日常。然而,健身去哪裏,也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城市難題。

  城市空間常常被建築物佔據,社區空地要為交通、綠化讓路……由于缺乏運動場地,許多市民下班後只能去公園摸黑運動,或是在自家門口佔用停車位打球,甚至就在高架橋下、馬路邊跑步。

  “廣場舞大媽與籃球青年爭奪場地發生衝突”“馬路暴走團遭遇車禍”……類似的社會新聞,更是凸顯了群眾日益增長的健身需求與城市運動場地供給不足的矛盾。

  要打造能滿足居民需求的“15分鐘健身圈”,在短時間內修建一大批社區運動場館,對于大部分規劃成熟的大中城市來説確實存在困難。

  另一種思路則是,盤活存量,打開學校的大門,充分凸顯學校體育場館的公共屬性。

  根據第六次全國體育場地普查的數據,全國各類學校的體育場地共有66萬個,佔全國體育場地總量的39%;在19.3億平方米的全國體育場地總面積中,學校體育場地的面積達10.56億平方米,佔比超過了一半。從類型上看,中小學擁有體育場地58.49萬個,佔所有學校體育場地總數的89%。

  早在2017年初,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就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的實施意見》。2019年7月,健康中國行動推進委員會又發布《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提出到2022年和2030年我國學校體育場地設施開放率要超過70%和90%。

  開放後問題不少,豈能一關了之

  事實上,一批學校已經嘗試對外開放體育場館,但各類人群在同一場地活動,導致了互相幹擾甚至摩擦,增加了學校的管理難度,同時,體育場館的損耗、維護也要學校來買單,因此,不少學校在試點一段時間後,中止了操場開放。

  據《北京日報》報道,從去年6月開始,北京郵電大學體育場需要憑本校師生證件才可進入,關閉了對外開放的大門。而與之相鄰的北京師范大學,則早在此前一年多就選擇了體育場封閉式管理。另外,中國傳媒大學、人民大學、北京服裝學院、中央財經大學、首都師范大學、北京工商大學等高校,雖然還未選擇對市民關閉體育場,但也多多少少面臨管理上的難題,不少學生甚至向記者表示,希望學校盡快把體育場歸還到學生手裏,還校園一片寧靜。

  這裏,有一個認識應該澄清:學校關閉體育場也是迫不得已,而導致學校出此下策的,恰恰是那些不遵守體育場使用制度的市民。田徑場是用來跑步的,遛狗自然是不行的;足球場上踢球當然沒問題,但遙控汽車橫行,會對人造草皮造成不可逆的破壞……一個個壞習慣,積累成學校體育場開放後出現的種種亂象。市民在困惑體育場不再開放的同時,也應該反省一下自身,自己和同伴是否足夠愛護體育場?

  當然,學校在體育場的管理上也有可改進的地方。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關于推進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的實施意見》中明確,要求學校實施開放人群準入制度,形成穩定的運營模式。然而一些學校並未在管理上下功夫,而是抱著“隨緣”的心態開放體育場,遇到問題之後就用關門來解決問題。事實上,關門這一做法,把那些真正需要運動場地的市民也拒之門外了。

  既要用心做“篩子”,也要建立長效機制

  國家鼓勵運動場開放,其目的是鼓勵大眾多走入運動場鍛煉,而那些到足球場玩遙控汽車的人,顯然不在準入人群之列,理應被拒之門外。不僅如此,對于入場的人員,也應進行嚴格的身份登記,並設立懲罰機制,完善視頻監控,防止有些人蓄意破壞運動設施。總之,要用心制作一個“篩子”,讓真正需要場地的人享受便利。

  以天津市第八中學為例,以“有限開放”為基本模式,遵循開放與學校教學活動錯時進行、開放區域與教學區域相隔離的原則,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對開放場地進行整修改造,配套了教學樓與操場間的隔離網、出入閘機、監控、夜場燈光、專用衛生間等設施。

  安全是首要考慮因素。“為了打開學校大門,我們新設置了9道門(閘機),形成了一條專門的對外開放通道。”天津八中校長任靜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説。

  八中所處的位置,可以輻射魯山道街道的11個社區。11個居委會主任來學校一起開會,街道負責對社區有健身需求的居民進行登記,學校拿到名單後錄入閘機係統,居民刷身份證入校鍛煉,實名制管理。另外,學校還組建了專門的管理團隊,包括帶班幹部、體育教師、保安、保潔和接待預約的人員,開放日全天在崗。天津市公安局河東分局每周日也會對八中附近區域進行重點巡查,排查安全隱患。“區公安、財政、應急管理局、區政法委、教育局、體育局等多部門形成聯動機制,共同保障了學校體育場館對外開放的順利進行。”

  “學校體育場館要一直免費對外開放,僅靠學校的力量遠遠不夠。”任靜説,“學校本質上是非營利部門,長期承擔對外開放體育場館所增加的經費比較困難,希望政府盡快完善場地開放的細則,尋求好的運作方式,使這項便民公益事業可持續發展。”

  北京市體育場館協會副會長、首都體育學院教授霍建新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建議,學校體育場館要創新運營思路,可嘗試市場化運營。“處理好免費或低收費開放、滿足學校教學需求以及運營成本三者之間的平衡,這是下一步要解決的問題。”

  實際上,在學校體育場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多個城市的政府部門已經介入並成為重要推動力量。杭州市每年補助學校體育場地開放管理人員每校(校區)5萬元,體育場地設施設備日常更新維護納入學校預算。無錫實行學校體育場館“管理外包”,政府牽頭,由第三方提供專業的服務管理,向健身市民收取低于市場價的費用。

  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指出,在推進運動場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要逐步推動保險制度的建立。青島市李滄區就創新了管理服務思路,通過購買場所責任險、設立場地開放專項基金、建立負面清單等方式,為學校體育場館的開放提供了保障。

  在實踐中探索新模式,引入新機制,提高學校開放的積極性。只有這樣,學校體育場館的對外開放才能長久。(田書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5323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