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噪聲補償應當成為硬約束
2019-12-06 08:57:4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城市要發展,離不開必要的施工,一些施工放在夜間進行,也能夠理解,但發展正義與民生正義從根本上講是相通的。施工單位即便給付了補償金額,也應該盡最大力氣把噪聲降下來,努力做到施工不擾民。有關部門應當根據《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監督施工單位控制噪聲、消除噪聲,盡量做到少擾民、不擾民。

  為落實施工噪聲污染防治責任,減少夜間施工擾民行為,北京市近日下發《關于加強房屋建築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噪聲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徵求意見稿)》,正式向社會徵求意見。《徵求意見稿》對夜間施工進行了規定,明確建設單位應對夜間施工噪聲影響范圍內的實際居住人進行補償,補償標準需與居民商定。

  現在噪聲污染日益得到了重視。比如在很多城市街頭,都豎立著一塊牌子,清晰標示著實時分貝。環境保護部通報的2018年1月全國“12369”環保舉報辦理情況顯示,2018年1月全國各類環保舉報中,涉及大氣和噪聲污染的舉報最多,分別佔54.3%和38.7%。而一直受到關注的廣場舞問題,從本質上講也是噪聲污染問題。

  在各種噪聲污染中,最嚴重的或者説最讓人無法忍受的,很多時候都是在夜間發出的。拿城市工程來説,由于在白天受到各種條件限制,往往會選擇夜間進行。可想而知,夜深人靜的時候,機械轟鳴聲、車輛人員嘈雜聲,還有其他時不時跳出來的聲音,簡直像一把“殺豬刀”扎進耳朵,讓人心煩意亂。對于想要進入夢鄉的人們來説,這無異于一種煎熬,很多人為此焦慮煩躁,嚴重影響工作生活和學習。

  噪聲擾民並非無法可依。2018年修訂的《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明確規定了噪聲補償,提出“賠償責任和賠償金額的糾紛,可以根據當事人的請求,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或者其他環境噪聲污染防治工作的監督管理部門、機構調解處理”,而且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治安處罰法》也規定,“制造噪聲幹擾他人正常生活”,且警告後不改正的,可以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

  北京市出臺上述《徵求意見稿》,主要是對相關規定的具體落實。仔細觀之,還有一個亮點,那就是“噪聲補償標準需與居民商定”。根據《徵求意見稿》, 補償標準由建設單位與居民協商確定,也可由建設單位會同物業公司、業委會或屬地居家委會、村委會等相關單位,與居民協商確定。如果沒能落實補償協議,未按時足額發放補償費用,則會被責令停止夜間施工。這對于約束施工單位,保護公共利益,都有著不言而喻的作用。

  産生噪聲擾民需要給補償,給了補償是不是就可以肆意擾民呢?如果噪聲補償成為噪聲擾民的護身符,那顯然有違公眾之願,也背離了制度初衷。對于噪聲影響范圍內的居民來説,最理想的是沒有噪聲,可以安然入夢。換而言之,噪聲影響范圍內的居民,雖然拿到了一定噪聲補償,但他們絕不會沾沾自喜,以為福利;而不受噪聲影響的居民,也絕不會羨慕受到噪聲影響的居民,以為自己“少了一塊蛋糕”。

  噪聲補償絕不是可以噪聲擾民的理由,施工單位應從中看到政府部門以及社會各界維護安寧權的決心與努力。城市要發展,離不開必要的施工,一些施工放在夜間進行,也能夠理解,但發展正義與民生正義從根本上講是相通的,不能揚此抑彼,以一方為理由否定另外一方。對于施工單位來説,哪怕達成了補償協議,給付了補償金額,也應該盡最大力氣把噪聲降下來,努力做到施工不擾民。有關部門應當根據《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監督施工單位控制噪聲、消除噪聲,盡量做到少擾民、不擾民。

  安居樂業這個“安”,當有“安寧”之含義。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需求與當下噪聲防治能力之間産生了一定的矛盾,但誰也不能把噪聲補償當成擾民擋箭牌,不能以為發放了補償就可以隨意制造噪聲。希望把噪聲補償打造成一種法律硬約束,通過噪聲補償倒逼各方重視噪聲污染防治,還廣大市民清靜安寧的生活工作環境。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314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