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數字遺産管理宜新事新辦
2019-11-20 08:38:24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一名90後電競選手在綜藝節目中給自己立下遺囑,並將自己的支付寶、遊戲賬號等虛擬財産寫入遺囑,引發關注。事實上,虛擬財産入遺囑的做法並非個例。近年來,隨著網民規模不斷擴大,個人的數字遺産問題愈發凸顯,亦成為社會關切。

  數字遺産,是互聯網時代的特殊産物。對它的定義和討論,也不能脫離這一語境。早在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保存數字遺産憲章》中就明確提出,數字遺産是人類特有的知識及表達方式,它包含文化、教育、科學、管理信息和技術、法律、醫學以及其他以數字形式存在的信息,或從現有的類似模式轉換成數字形式的信息。

  也就是説,數字遺産是對數據的佔有和處置。其中,一類可以和財産直接挂鉤,如支付寶余額等虛擬貨幣,具有和實物財産等同的使用效用;另一類則屬于精神范疇。如個人的社交媒體賬號、博客、播客等。這類數據的形成,不僅會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帶有鮮明的個人印記,也往往能通過繼承使親屬得到精神撫慰。故而,就數字遺産的定義和功用而言,以遺産的形式對之保存,十分必要。這也是互聯網時代,數據的現實功用日益增強的具體表現。

  然而,由于形式的信息化、數字化、虛擬化,數字遺産的繼承和管理,也遇到了許多待解難題。比如歸屬方面,很多個人賬號、檔案數據散布在各運營商的服務器中,其權責劃分很難界定。再如管理方面,若用戶長時間內未能實際使用,那平臺對其數據的回收、處置,又該以哪些原則作為依據。説到底,數字遺産是不自足的遺産。即使個人色彩濃厚,但産生的前提卻有賴共享、聯通的互聯網環境。于是,和實物遺産相比,數字遺産的自足性、獨佔性明顯不如,它只有在人人共享的網絡中才得以存在。

  因此,網絡時代,對數字遺産的處理要有不同理念、新的方式,和實物遺産加以區別對待。特別是從法律層面,要對其歸屬、管理中的復雜關係予以明確。同時,作為數字遺産主要來源的網絡平臺,更有責任從旁協助,通過制定詳細的規則流程,幫助數字遺産相傳,築牢人群代際的情感紐帶。(毛梓銘)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25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