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50萬元有獎徵文與文學無關
2019-11-15 08:49:2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期,一場“特殊”的徵文比賽引發了公眾的熱議。湖南一家企業發起有獎徵文活動,特等獎獎金高達50萬元。該企業創始人表示:“我就是想告訴大家,文學不掉價,一篇好文章就值更高價!”

  “文學”要是聽到了這句話,一定會覺得有點懵:這事跟我有什麼關係?一家企業請一些文人來為自己歌功頌德,這難道不是很明顯的商業行為嗎?盡管這個活動套上了“徵文”“大獎”的名頭,獲獎者又有“作家”“湖南省作協副主席”的頭銜,看上去很“高大上”,但本質上,它仍然是一家企業通過某種方式提升自己知名度、美譽度的行為。

  普通網友或許還比較陌生,但類似的活動對一些企業來説,只是“常規操作”而已。比如不久前,茅臺集團就舉辦了“茅獎作家茅臺行”活動,邀請10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著名作家到茅臺採風,並舉辦“2019·文化茅臺論壇”。茅臺集團的這個活動“檔次”更高,因為茅盾文學獎是由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根據著名作家茅盾先生的遺願設立的獎項,可以説是國內文學界的最高榮譽。但是,你能説這些“茅獎”作家為茅臺所寫的文章是文學嗎?

  當然,不是説這類做法不好。恰恰相反,事實證明,這場徵文活動相當成功。區區50萬元獎金,就為這家企業贏得了全國媒體的關注,還有什麼樣的軟文能産生這樣的效果呢?雖然這篇“最貴文章”,事後被網友挑出了至少50處錯誤,但你仍然不得不承認:這50萬元給得值!

  對于寫作者來説,靠寫作掙錢也是理直氣壯的事,沒什麼丟人的。“唐宋八大家”之一、“文起八代之衰”的大作家韓愈,就被人嘲諷老寫“諛墓文”,通過吹捧客戶來發家致富。一代大家都如此,其他普通文人就更不用説了,賣文為生本就是謀生方式之一。

  但是,其中也不是沒有問題。第一,以湖南這次徵文活動為例,50萬元大獎的歸屬與作者湖南省作協副主席的身份有沒有關係?個人靠寫作掙錢當然沒問題,但官方授予的、具有公共性的身份,例如作協主席、茅盾文學獎得主等,是否可以用于軟文的“消費”?

  第二,借文學之名,行營銷之實,這類打“擦邊球”的行為是否應該厘清其邊界?2016年,《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就明確規定,互聯網廣告要在顯著位置標明“廣告”,微信、微博等自媒體中發布商業廣告“軟文”的,也要標明“廣告”,就是為了讓公眾分清哪些是普通文章,哪些是廣告,避免誤導。那麼,對于企業徵文等活動,再堂而皇之地以“文學性”來宣傳,是否合適?

  一言以蔽之,還是讓商業的歸商業,文學的歸文學吧。一篇好文章當然可能值高價,但文學的價值卻不是這樣體現的。

  50萬元大獎的獲得者引用歐陽修的話回應爭議:“文章如精金美玉,市有定價,非人所能以口舌定貴賤也。”可就在同一篇文章中,蘇軾感嘆,有些道理“可與知者道,難與俗人言”,恐怕才是對這件事最好的總結。(土土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234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