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螃蟹與人爭水,“陽澄湖困局”如何解
2019-11-14 09:16:0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陽澄湖是太湖流域重要的水源地,是江蘇省蘇州市工業園區的第二水源地,也是蘇州的備用應急水源地。為了保護陽澄湖水質,蘇州市從2001年起就不斷壓縮大閘蟹養殖的圍網面積,目前僅剩1.6萬畝。據媒體報道,陽澄湖“螃蟹上岸,污染還湖”的新問題又出現了。最近幾年,陽澄湖周邊村落的村民將自己家的農田挖成池塘,引入陽澄湖水,開始做起了大閘蟹養殖的營生。

  池塘裏不能養螃蟹?當然不是,問題是池塘裏的螃蟹同樣是用冰魚和玉米來投喂的,養殖完的廢水再回流到湖中,污染一分不少地又回來了。據了解,陽澄湖沿湖區域建成的養殖池塘面積已高達7.48萬畝,是湖內圍網面積的4倍之多。

  這個局面令各方都會感到尷尬。對消費者來説,花高價買來的“陽澄湖大閘蟹”很可能是陽澄湖邊上的池塘裏養出來的,難免有被欺騙的感覺。另一方面,“污染還湖”大大抵消了政府壓縮圍網面積的治污效果,治污有淪為表面文章的風險。

  歸根結底,陽澄湖周邊村民對大閘蟹養殖的“執著”是為了生計,也是為了改善生活。陽澄湖大閘蟹名聲在外,從來不愁銷路,而且價格幾乎年年在漲。靠著這張金字招牌,誰也不舍得主動少養。湖裏不讓養就上岸養,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但如此並非長久之計。據報道,從2016年至今陽澄湖水中總磷的指數一直保持在0.06毫克/升左右,4年時間沒有明顯變化,屬于Ⅳ類水源標準,而Ⅲ類及以上水源才可以作為飲用水源。螃蟹有水喝,人卻沒水喝,這與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宗旨背道而馳。這説明陽澄湖的治污之路已經到了明確取舍、迎難而上的關鍵節點。

  對蘇州來説,陽澄湖的生態功能遠遠比每年生産多少大閘蟹更重要,為此付出一定的成本也是可以承受的。但是對于養殖戶來説,大閘蟹的養殖規模和産量直接關係著家庭收入和生活水準。如何通過利益補償機制讓這兩者實現平衡,需要通盤考慮,長遠規劃。要明白堵不如疏,一味禁止可能只是讓有形的污染無形化了。

  對陽澄湖周邊地區來説,也應該打破思維桎梏,主動轉型,開拓新的發展方向。比如發展旅遊業,陽澄湖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捷、風景秀麗,在長三角一體化的大棋局中不難找到自己的位置。

  再比如,眾所周知市面上有很多打著陽澄湖名義的“洗澡蟹”,那麼陽澄湖為什麼不能發展成一個光明正大的螃蟹流轉中心呢?制定標準體係,做好安全檢測,可以讓“經過陽澄湖認證的螃蟹”比“陽澄湖裏養出來的螃蟹”更能贏得消費者的信任。

  陽澄湖的環境承載力是有限的,但只有保護好這一湖清水,才能有一個可以一直捧著的金飯碗。(西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圓明園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京舉行
圓明園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京舉行
第二十一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第二十一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特寫:“流浪”到香港的阿富汗國寶
特寫:“流浪”到香港的阿富汗國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5229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