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以更大視野看待“商品尋娃”價值
2019-11-08 09:50:4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5年,因為一部尋找失蹤兒童的電影,蔡磊成為一名尋找失蹤兒童的志願者。當年秋天,經營拖鞋生意的他,突然想到,借用自己生産銷售拖鞋的標簽來讓更多的人看到失蹤兒童的信息,增加尋找到失蹤兒童的可能性。截至目前,四年間已售出800萬雙印有失蹤兒童信息的拖鞋。(11月7日《北京青年報》)

  為尋找失蹤兒童,除了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臺“團圓”係統發揮重要作用外,一些民間組織、單位和個人也在積極助力。比如有景區在門票上印失蹤兒童信息,有酒廠在酒瓶上印這類信息等。

  值得注意的是,商家在自家産品上印失蹤兒童信息也曾引發一些質疑,比如借此炒作以推銷産品。商家有沒有這種心思,我們不得而知。即便想借“公益牌”謀商業利益,我們也不妨包容看待,因為這種行為對尋找失蹤兒童有積極意義。而且,商家也為設計印刷“尋娃”標簽付出了成本。

  以賣拖鞋的蔡磊為例,因為要經常更新拖鞋標簽上的失蹤兒童信息,每年僅印刷標簽就要額外增加不少成本。再從其“尋找失蹤兒童志願者”的身份來看,他這麼做的初心不是為了打著公益旗號賣拖鞋,而是利用賣拖鞋幫助失蹤兒童回家。從這個角度講,質疑這類商家的人缺乏理智。

  而筆者更想討論的問題是,在商品上印制失蹤兒童信息的價值到底有多大?之所以提出這個議題,是因為這類商家不清楚實際效果,蔡磊就坦承:“現在到底有沒有孩子通過卡片回家他不是很清楚”,即對實際作用心裏沒底。另外,也會有人懷疑這種做法的實際效果。

  如果商家對效果心裏沒底,時間一長,不排除有的人信心受到影響,而其他商家也可能因為懷疑實際效果而不輕易介入“商品尋娃”。筆者以為,這種公益行為的實際價值,不能簡單地以“幫助多少孩子回家”來評判,還應該用更宏大的視野和多維的角度來觀察,才會更加客觀。

  “幫助多少孩子回家”顯然是評估這種做法效果的直接指標,但由于商品包裝和標簽上所留下的聯係人、聯係方式並不是商家自己,商家自然而然無法去評估效果,其他有關方面恐怕也難以監測。不過,不能因為我們無法看到實際效果,就懷疑這種做法的價值,對這種做法信心不足。

  其實,“商品尋娃”還有更大意義。比如,對丟失孩子的家庭是一種信心上的支撐,能讓這類家庭看到有更多社會力量在幫助自己,能讓他們堅信自己的孩子一定能夠找到。這類家庭尋找孩子信心越足、動力越足,希望就越大。假如某些家庭尋找一段時間後信心減弱,孩子回家的希望就會渺茫。

  再比如,對拐賣孩子的犯罪分子是一種震懾。當我們的社會在尋找失蹤兒童方面構築了“天羅地網”——越來越多的組織和個人加入打拐隊伍,會對拐賣孩子、收養孩子的人群産生巨大震懾力,因為其違法犯罪行為被發現的幾率大增。

  當然,我們也不能只從如何尋找失蹤兒童的角度探討問題,更應該從如何預防兒童失蹤的角度入手,這需要家庭、社會、有關部門盡到更多責任——如何更好盡責是值得我們深入探討的重大命題。 (老鷹)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206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