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職場信用信息,怎能想賣就賣?
2019-10-17 08:36:5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個人徵信事項越來越多的大背景下,個人信用信息的管理和運用的透明度及規范性不該這麼低。

  信用卡逾期、成為失信被執行人、在高鐵動車上吸煙、違反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多次闖紅燈、停車欠費……越來越多的失信行為被記錄下來,放入個人信用信息平臺。

  可《法制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有網絡平臺上傳職場信用信息並作為商品標價,供付費後查詢。如登錄名為“HR職場信用查詢”的網站,主頁上就羅列著大量人力資源機構上傳的員工不良行為信息。首頁上,姓名、身份證號、電話號碼被部分遮蔽後,HR上傳的員工信息被貼上泄露機密、自離不交接、偷盜財物、虛假簡歷、私活私單、能力極差等標簽。

  前不久媒體報道,目前網上簡歷售賣市場十分活躍,已形成“一條龍”産業。這次的媒體報道則提醒我們,簡歷的販賣産業鏈背後,也還可能存在著個人職場信用信息的灰色生意。

  現今,不少互聯網平臺都推出了個人職場信用體係。這種依據用戶身份認證、社交人脈、簡歷質量等多維度對求職者進行的職場信用評價,當然也是個人信用體係建設的重要一環。

  互聯網平臺按規定獲批開展相關信用查詢業務,本身並無問題。但如何確保信用信息的真實性,信息收集和授權如何保障按規操作,依然還存在著相當大的模糊性。

  徵信業管理條例要求,採集個人信息應當經本人同意,信息提供者向徵信機構提供個人不良信息,應當事先告知信息主體本人;向徵信機構查詢個人信息的,應當取得信息主體本人的書面同意並約定用途。

  如個人在銀行貸款時,一般要簽訂一份查詢個人徵信的授權書,但更多的場景中,企業隨便就可以在網絡徵信平臺上“購買”個人信用記錄,這是否符合規范?又如何保障其用途的合法?

  不只是網絡徵信平臺,媒體調查還發現,即使是一些官方的個人信用平臺,對于是否可以隨意查詢他人信用信息,各平臺做法也並不一致。

  這些現象所反映出的一個共同問題是,在個人徵信事項越來越多的大背景下,個人信用信息的管理和運用的透明度及規范性,仍非常低。包括納入個人徵信的採納標準、徵信機構的規范、信息查詢的權限等等方面,都呈現出巨大的不確定性。

  如在大眾輿論中,經常被報道的,可能是一個地方或部門將某某事項納入了個人徵信體係,但它究竟由哪個部門來採納,對個人的影響有多大,誰可以查詢、在哪查詢等細節,都仍缺乏針對性的規定和被大眾知曉的信息披露。

  個人徵信係統的高效運轉,必須建立在信息採集規范、真實、公開和查詢機制設計科學的基礎之上。若個人信用信息可以被隨意採集、上傳,如果個人信用信息一方面連自己都難知情,另一方面卻可能遭遇被“濫用”,這顯然違背了徵信體係建設的初衷。

  因此,保障信用經濟發展和社會信用體係建設對了解個人信用信息的合理需求的同時,加強對個人信用信息的保護,這方面需要做的工作、需要制定的規范還很多。當我們在呼吁將更多的事項納入個人徵信范疇的同時,也別忘了徵信體係本身的規范運行。□任然(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5114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