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懷大國匠心,做大國匠人
2019-08-30 08:53:5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工匠精神應內化為一種普遍的職場信仰,成為個人事業刷新與中國國力提升的“利刃”。

  老子曰“治大國若烹小鮮”,放眼古今中外,成事者所用方法無非有二:一曰“道”,二約“術”。“道”為理念,“術”為方法。道術未裂,是為成功的不二法門。

  如果説“道”是路徑的指南,那“術”就是實踐的過程。我們所言的工匠精神,則為“術”的極致。

  所謂“匠”,本意為筐裏背著刀斧工具的木工,而木工要設計與施工,幹的是細活,所以工匠精神就成了一種追求頂好與完美的象徵。“能工巧匠”、“匠心獨運”者,都表達了對工匠精神的讚譽。

  中國從來不缺工匠,亦不缺工匠精神。從上古燧人氏“鑽木取火”、有巢氏“構木為巢”,到春秋戰國魯班墨子,他們代表了中國最早的工匠精神,毋寧説是工匠精神的濫觴。自此之後,工匠精神在勤勞勇敢的華夏民族未有斷流,尤其是在商業精神蒸騰與愛國情懷澎湃的當代中國,“于今為盛”。

  在新京報2019年匠心守望特刊中,我們再次從鮮明具體的匠人那裏感受什麼是工匠精神:不論是與“雪龍2”號相伴十年的科考船設計專家吳剛,還是“一切都是為了治病救人”的醫學真菌病學專家廖萬清,抑或是15歲初見景泰藍便“擇一事終一生”的鐘連盛,他們都以心無旁騖的專注,持之以恒的堅持,永遠盡心盡力的責任感,詮釋著新時代的工匠精神。

  了解工匠精神,不必前溯遠古,亦不必跨海取經,在今時今日的這片土地上,近觀這些大國匠人,我們就可以了解什麼是真正的“大國工匠”。工匠在,工匠精神就在。

  譬如歷經了抗日戰爭的顛沛流離、母親早逝、早期家庭經濟困難的醫學家韓濟生,在接到國家任務時,沒有退縮,毅然投入到針刺麻醉領域的研究,一幹就是半個世紀。其中所歷困難,不足為外人道。

  但正如他所説的,“我也很想帶著夫人去看看名山大川,也期盼天天有時間練字,但人生有限,我必須惜時如金,盡可能擴大戰果,實現兒時‘濟生’的願望!”其心拳拳,其意殷殷。專注、堅持、責任感,共同構成了韓濟生“傾其心血亦不悔”的大國工匠底色。

  其他大國工匠何嘗不是如此!以他們的功名與地位,可以不必那麼努力,可以不必再對事業抱有濃烈的熱情,但是,工匠精神裏沒有“不必”,因為他們的性情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他們的理想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他們對工匠精神的信仰更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他們毫不猶豫地投身到一項長期的事業中,只因有一顆“默默耕耘,不問收獲”的初心。成功的花固然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卻浸透了堅硬如鐵的意志與無盡的奮鬥汗水。

  于他們而言,所謂“工匠精神”已經從“技”的層面一變而為“道”的境界,如莊子所説,“技進乎道”,歷千萬困難而不變。

  毫無疑問,廖萬清、韓濟生們的工匠精神,是眼下各行各業從業者所需要的。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中國經濟社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切在向好。不過,也要看到,市場經濟大潮之下,一些從業者變得急切而功利,尤其在制造業、服務業與科學研究領域,模倣、復制的不少,而自主創新卻羚羊挂角,這某種程度上也源于工匠精神的缺失。

  “器物有形,匠心無界”。繼續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在以人工智能、生物技術、物聯網等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前,工匠精神應內化為一種普遍的職場信仰,成為個人事業刷新與中國國力提升的“利刃”。常懷大國匠心,方成大國匠人。把“中國制造”精準穩步升級為“中國智造”,每一人都應對工匠精神三致意焉。□王言虎(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秦俑!秦俑!
秦俑!秦俑!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93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