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自然卷證明”
2019-08-23 08:54:4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新生入學規定,學生不允許燙發,那頭發自然卷的怎麼辦?日前,頭發天生波浪卷的小雯(化名)到廈門工商旅遊學校報名時被老師告知,校規不允許學生燙發,若為自然卷發質,需要到醫院開具相關證明。但家長帶小雯到三甲醫院,了解到並無相關檢測項目。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奇葩證明”,你怎麼看待此事?請看以下幾位讀者評析。

  無疑是“奇葩證明”

  ■斯涵涵

  《中學生日常行為規范》第一條明確規定:中學生要穿戴整潔、樸素大方,不燙發,不染發。學校據此規定要燙發、染發過的學生“整改後再注冊”,言之有據,無可厚非。

  但是,總有些學生或家長會找各種理由逃避整改,其中,自然卷或許就是使用最多的一個。在這種情況下,許多老師迫于無奈,提出了“自然卷證明”。對當事老師來説,這或許是隨口一説,以求駁斥學生,但從實際效果上看,已經妥妥構成了“奇葩證明”。

  仔細想想,何須有“奇葩證明”呢?只要學校要求自然卷學生提供童年照或向校方闡明理由,由校方相關人員查看比對即可,根本用不著如此大動幹戈、強人所難。

  “自然卷證明”深刻凸顯了教育領域的教條主義。部分教育工作者沒有從實際出發,不考慮學生們的成長差異和條件限制,一味追求形式的統一,或自我工作的方便,卻加大了孩子及家庭自我證明的壓力。現實中,類似這種脫離實際、變相加重學生負擔的例子有很多,也難怪家長們吐槽不止:下一次再遇到這種奇葩證明,到哪裏去開呢?

  請尊重學生個性

  ■曲 徵

  從健康和學習角度出發,學校規定禁止學生染發、燙發有一定道理。但是要求過嚴甚至變成強迫症患者,天天盯著學生的頭發不放,也不對。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學生也不例外。在發型選擇上,不能完全剝奪他們的選擇權。有個故事説,兩位男生打得不可開交,此時一位女生提醒説:發型亂了!兩位男生立即住手。盡管故事有些誇張,但青春年少,學生們越來越重視自己的形象,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既然學生十分在乎,那麼,就應該給他們適度選擇發型的權利,而不是粗暴幹涉,尤其是不能搞“一刀切”,不分青紅皂白,不問具體情況,規定“統一樣式”。

  近些年來,一些學校對學生的發型要求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男生頭發長度不得超過多少厘米,女生劉海兒不準超過幾厘米、鬢發不準超過幾厘米,否則會嚴厲處罰。如此規定,自然卷常常被懷疑為燙發、染發,不難演繹出要求學生開“自然卷證明”的奇葩事件。

  現代教育理念中,許多人認同“尊重學生個性”。可是,倘若學生連自己心儀的發型都無權選擇,那麼還稱得上“尊重個性”嗎?一面口口聲聲“張揚個性”,一面規定頭發不得超過幾厘米甚至開證明,是不是管得太寬了?是不是有點自相矛盾呢?

  折射了管理問題

  ■青的蜂

  學生發型不宜管得太寬,但也不能完全不管。這中間的尺度怎麼把握,其實不難。畢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要善于觀察,不難發現哪些是燙過染過的,那些又是虛與委蛇的借口。關鍵是,老師們肯不肯花這分心思,願不願意攬起這道“多余”的程序。

  要求學生“自證清白”,本質上體現了管理問題。近年來,一些“無謂證明”“奇葩證明”備受關注,從根本上分析就是一種“懶政思維”作怪,管理者多個步驟就能辦成的事,非得讓人們自己去跑腿,無非是避免“自找麻煩”,將自身責任無限放小,轉移到他人身上。

  類似新聞並不少見。在網上稍作檢索,學生被要求開具“少數民族證明”、申請補助金被要求上交“單親家庭證明”、想申請彈性離校需要證明“家長很忙”等等,令人貽笑大方的同時,也無疑使人困惑:這些東西需要證明嗎?學校方面很難做到核實嗎?

  “自然卷證明”只是一個提醒,它應該使學校和老師意識到,別太迷戀以機械化、教條化的標準管制學生,乃至一言不合就要求學生“自證清白”。這樣的方式雖然直接有效,但從另一種意義上説,也是簡單粗暴,反映的是,學校缺乏關注學生的興趣。

  真正好的管理,是以人為本的管理,而不是高高在上。真正以學生為本,是下沉去關注學生,而不是用證明的方式“踢皮球”。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飛閱”萬畝“蔗海”
“飛閱”萬畝“蔗海”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910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