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教得好當教授與好教授要教學
2019-08-20 09:07:4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久前,南京林業大學公布了2019年職稱評審結果,從教33年的理學院蔣華松教師如願評上了教授,成為該校第一位“教學專長型”教授。據了解,蔣華松無一篇論文,也無一分科研,評教授靠的是他平時課堂教學的表現和成績。這不是南京林業大學一所高校的新政,此前,不少高校都陸續推出相關舉措。(8月19日《中國青年報》)

  面對“教學型教授”的興起,有人稱:講課高手的春天來了。這可能還是樂觀了一些。原因很簡單,雖然很多高校打開了口子,但是並不大,有著諸多前提條件。正如南林大對于“教學專長型”教授的資格條件,從學歷、資歷、專業理論到教學業績、成果要求等均有規定,其中一個杠杠,就是“在南京林業大學從事教學工作10年及以上”。這也注定了“教學型教授”難以成為主流。

  南林大此舉的最大意義,在于傳遞了一個導向,那就是“教得好也能當教授”。雖然説教授教授,以“教”為先,關鍵在“教”,但一段時間以來,高校卻出現了教授不教書的現象;而矢志教書、課上得好的老師,因為沒有什麼學術成果,根本就沒有成為教授的機會。“教學型教授”的出現,給教得好的老師提供了機會,許與他們一個未來,這也有利于鼓勵更多教師把更多精力放在教學上。

  作為一個概念,“教學型教授”的拋出,其實帶有一點火藥味,給人一種與科研型教授針鋒相對的感覺。其實,教學與科研並不對立,“教學型教授”與“科研型教授”並非對立關係,如果職稱改革或者是輿論認知,把教學與科研對立,把“教學型教授”與“科研型教授”對立,那就犯了方向錯誤。有人擔心,放開“口子”之後,會不會讓高校教師隊伍變得良莠不齊?“教學型教授”能否真正得到同事與學生的認可?這些並非杞人憂天。

  教學與科研,不是對立關係。如果把教學和科研完全分開,給“教學型教授”貼上沒有科研能力,或者是因為沒有科研能力而實施照顧的標簽,還會帶來一個可能的後果,那就是削弱“教學型教授”的職業榮譽感。或許我們還應該樹立一個認識,正如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所説,一個教師的科研內容可能是自己的專業,也可以是教育本身。比如,6年前,哈工大電氣學院副院長霍炬當選該校第一批“教學拔尖教授”時,只有36歲。之後,他獲得了國家教學成果一等獎,並連續三屆獲得哈工大“金牌教師”獎。拿到教學成果大獎,算不算科研能力?

  去年6月,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人才培養是大學的本質職能,高等教育戰線要樹立“不參與本科教育的教授不是合格的教授”的理念。簡而言之,好教授要教學,不教學就不是好教授。職稱改革的方向,推出“教學型教授”的目的,都應該落在這裏,也就是推動更多教授回到課堂,回到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本心。其實,哪怕是一個完全意義上的“科研型教授”,當其回到教學一線時,對于提升科研能力也大有裨益。而很多“教學型教授”並非沒有科研能力,可能只是暫時沒有表現出來,或者是在論文壓力下沒有機會表現出來。

  大學裏,有些人適合教學,有些人適合科研,但教學和科研是分不開的,“教學型教授”與“科研型教授”並非對立關係。而職稱改革,既要讓“教得好當教授”,也要形成“好教授要教學”的導向。重視“教學型教授”,實際上是在推動高校教師回歸教學本職工作,這個推動,不是單指年輕教師,而是所有教師,乃至名師大師。(喬杉)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昆明
天空之眼瞰昆明
緊急迫降
緊急迫降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896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