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重在家校共識
2019-08-02 09:10: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制定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的關鍵,是要在教師、學校和家長之間,構建和明確一種新的教育共識。

  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到底該如何制定?8月1日,在教育部召開的關于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的新聞通氣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細則的內容主要包括懲戒實施范圍、程度、形式等。當前正與有關部門通力合作,將盡力加快細則的研制和出臺。

  今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首次提出將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這標志著,教育懲戒權在教育制度的頂層設計層面正式獲得認可。要不要教育懲戒權的疑問已經解決,眼下就是要處理好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教育懲戒權,以及如何行使的問題,制定實施細則便是為此作答。而其中的關鍵,是要在教師、學校和家長之間,構建和明確一種新的教育共識。

  無規矩不成方圓。中國素有“嚴師出高徒”的古訓,教育懲戒可以説自古就有。但近年來,隨著教育觀念的多元化,教育懲戒到底如何實施,邊界在哪,在教師與家長之間明顯形成了一種張力。制定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就是要在謀求家長與學校、教師共識的基礎上,打造一套全社會都認可的教育懲戒標準。因此,細則的研制,不僅需要相關部門合作,也宜事先充分徵求社會意見,尤其是教師和家長的看法。

  具體而言,首先是要打消教師在管理學生上的顧慮。前不久,山東五蓮一老師因用課本抽打兩名逃課學生被學校及當地教育部門重罰,如此標準不明的處理方式,顯然不利于教師履行必要的管教責任。教育懲戒細則也應該在這方面給予教師明確的預期,也就是説,如果懲戒越界了,教師承擔怎樣的責任,學校和教育部門的處理程序如何,都應該清清楚楚。

  需要注意的一個現實問題是,在一些因教師懲戒學生而起的家校矛盾中,不少最終演變成家長與教師之間、乃至學生與教師之間的個人衝突,如“學生20年後打老師”事件便是一種極端代表。這一現象,啟示我們不能完全將教育懲戒帶來的矛盾推給教師或學生個人來處理,賦予教師懲戒權,不意味著學校可以置身事外。校方既要監督教育懲戒權的實施狀況,也應該承擔相應的協調和疏導責任,為教育懲戒權創造更好的實施環境。

  在部分教師不敢管、不願管的另一面,的確也存在著隨意處罰乃至過度體罰的現象,這也是教育懲戒在現實中易遭爭議的一個重要原因。所以,細則有必要規范好教育懲戒權的邊界、標準及程序,形成一套讓教師、學生和家長都共同知曉的教育規則。

  比如教育部印發的《〈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通知》中,明確規定“班主任有採取適當方式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的權力”,但何謂“適當方式”缺乏明確的指導性標準。細則就應該將過去一些原則性、模糊性的規定加以具體化。另外,也正如有人大代表所建議的,在明確教師行使教育懲戒權的同時,也應保障學生和家長的申訴權,可對存在異議的懲戒行為進行申訴。

  事實上,近些年廣東、青島等地,以及一些學校都有教育懲戒權的立法或者實踐的嘗試,其中一些經驗和教訓,也值得細則制定過程中予以參考。總體來説,細則制定需要把握好兩大原則,一是,教育懲戒一定要體現“教育”的目的,而不能脫離教育語境談懲戒。具體的懲戒方式和標準、程序的設定,都應服膺這一目的。二是,教育懲戒權的確立,不該只是一種由上至下的賦權,它更需要社會的整體認同才能發揮好積極作用。因此,應保障教師、學校和家長在細則制定過程中的積極參與,讓細則最終經得起教育規律和教育實踐的雙重檢視。■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聯儲降息
美聯儲降息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合肥:戲水享清涼
合肥:戲水享清涼
高溫下的勞動者
高溫下的勞動者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827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