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莫讓問責變“卸責”
2019-07-18 09:30:1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動員千遍,不如問責一次。”問責是強化幹部監督管理的利器,對違紀違規的黨員幹部嚴肅問責,能實現以問促改、警示教育的積極功效。不過,除了要警惕“喝牛奶”式問責的泛濫、任性乃至隨意延伸與擴大外,還要警惕問責抓“小”放“大”、將問責變“卸責”現象,不能讓問責變味,冷了一線幹部的心。

  記者採訪中發現,西部某省自2016年1月至2018年10月全省紀檢監察機關扶貧領域問責2889人,其中鄉科級以下幹部1472人,村幹部1402人,鄉鎮和村一級幹部佔比99.5%。扶貧攻堅到了最吃緊的時候,鄉鎮和村一級幹部離群眾最近,對一線問題幹部嚴肅問責有利于推動工作,對治理“吸血不多卻痛癢一片”的作風和貪腐問題也很有用。

  但是,像上述省份,被問責的近3000名幹部中,鄉鎮和村一級幹部佔比高達99.5%,是否有只“問下不問上”,將問責變“卸責”的嫌疑?是否存在以問責的數量來“拼湊政績”,以“走量”來彰顯“作為”的苗頭?

  鄉鎮一級是我國黨政機關的末梢,所有大大小小政策、制度的最終落實都要靠鄉鎮來落實,經濟發展、安全生産、上學就業、精準扶貧等各行業、各領域的工作都要靠鄉鎮來向村社推動。如果平時工作上是“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一旦有責要問立馬變成“上面千把錘、下面一根釘”,試問如何讓幹部對問責心服口服?又如何調動幹部工作積極性?

  記者在調研時遇到一位女鎮黨委書記,當了5年鄉鎮黨委正職,背了8個處分。這位幹部談到問責幾次紅了眼圈:“沒有人願意被處分,但我們鄉鎮幹部不背,縣上的領導就要背。”有的地方,一些鄉鎮幹部開會時湊到一起都會互相問:“哎,你幾個處分了?”“我兩個了。”“我還沒有。”“先別高興,早晚逃不掉。”

  這樣的問責既偏離初衷,也背離民意,還會讓廣大無辜的基層幹部“躺槍”。問責原本是針對那些真正有問題的幹部,將其揪出來,通過一定的懲罰手段,敦促其迷途知返、認真履職盡責。但若動不動就拿一線基層幹部來“頂缸”,當一線基層幹部被問責變成一種普遍現象,同樣是一種作風病,當及時糾偏。

  “問下不問上”還必然導致“抓小放大”、刨根不問底,背離問責精神、違反問責制度。《中國共産黨問責條例》規定,黨的問責工作是由黨組織按照職責權限,追究在黨的建設和黨的事業中失職失責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幹部的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和領導責任。具體幹活的幹部失職失責“嚴查嚴辦”,卻對負有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和領導責任的幹部“高抬貴手”,下面的幹部不但不服,而且不甘。

  記者了解到,有個縣近期查處了一個單位的小金庫,倒查了該單位三任領導班子,凡是“沾邊”的都進行了嚴肅處理。按理説,這麼嚴厲的問責,被處理的幹部肯定是心服口服,全縣幹部也必定是自查自問,“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但實際並不是這樣,一些幹部對這件事的處理口上不説,“心裏有想法”。原來,這個小金庫是以前的一位縣領導在任時為實施項目“口頭指示”設立的,沒有會議紀要等書面證據,加上現在這位縣領導還被提拔了,于是便“沒法追查”,只處理了單位領導。

  問責是個利器,一定要用之有道,要準確適度,一視同仁,讓被問責者和周圍幹群心服口服。唯有這樣,才能達到問責一處警示一片,以問促改,推動工作的正效應。(姜偉超、關桂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767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