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塑膠跑道“扶貧路”直通別墅群,扶的還是貧嗎?
2019-07-16 08:54:4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用國家扶貧資金給五雲山上的別墅業主們建跑道,是一出“黑色幽默”,折騰的是脆弱的當地生態和政府公信力。

  山上千套別墅挺立,山間帶塑膠跑道的“扶貧道路”貫通;獨棟別墅被挂牌督辦,卻仍在建;馬場整改一家又建一家,不想騎馬還可以打高爾夫;你問這算不算違建別墅,我説這是“正規”養老項目;你説禁止私建“獨棟”,我説不礙事,一棟樓可以多發幾張證……媒體日前曝光的五雲山開發亂象,引發輿論關注。

  據報道,鄭州上街區五雲山打造的奧倫達部落項目,不僅建起了國家明令禁止、嚴格控制的跑馬場、高爾夫練習場、獨棟別墅;更有財政撥款的“扶貧路”一直通進別墅群。記者行至此地,屢屢被警告,“只有業主或會員才能驅車進去”。對此當地回應:山上的建築不是別墅,是養老項目;一棟獨立的房子辦理了兩三張房産證,不能算是獨棟別墅。

  事實上,五雲山上的別墅是“老問題”了,早在2011年就因擅自改變土地條件建別墅被國土部挂牌督辦。43棟違建別墅,對可改正的35棟按工程造價的10%罰款,共計約116.57萬元;8棟改不了的,實施拆除。

  可罰了100多萬後,五雲山項目中的“小鎮”反而從1個增加為5個。如今5個小鎮、千套別墅形成合圍之勢,將一萬多畝的五雲山腹地收入囊中。五雲山是傳説女媧煉石補天、嫦娥奔月之處,不知道倘若女媧、嫦娥看到被“意大利別墅群”包圍的故鄉會作何感想。至少那些十年前搬走的村民,心中充滿了困惑。

  因為所謂的“扶貧路”扶的不是貧,而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2007年至2012年,由于道路崎嶇難行,居住在五雲山上的5個貧困村先後搬遷,節省出村莊建設土地3474畝。村民搬走4年後,一條高質量的“扶貧路”卻通進了大山深處。這條投資900多萬元的道路,當時立項是扶貧資金,走的是財政全額撥款。不僅有配套的雨水工程、景觀綠化工程,甚至還配有塑膠跑道。名為“扶貧路”,可這確定是讓貧困民眾享受便捷的?

  農民“走出大山深處,圓城市生活夢”,城市財富階層“跑進山野深處,奢享私人領地”,這幅景象跟“扶貧路”“財政撥款”糅合在一塊,實在是讓人唏噓。

  平心而論,貧困地區易地搬遷、對山區進行合理程度的商業開發,未必不行,但應該據實、依法行動,不能陽奉陰違、搞文字遊戲。這成群的別墅,是房産開發還是養老項目,你我心中想必都有答案;一座獨棟別墅,分拆成兩三個房産證就不再“獨棟”,這番操作也對應了一個成語——“掩耳盜鈴”。至于用扶貧資金,給這些別墅業主們建跑道,則更是一出“黑色幽默”。

  山中別墅成群,陜西秦嶺、河北西山殷鑒不遠,鄭州五雲山別墅群在受到督辦、處罰的8年後越建越多,其中是否都有完整、合規的手續?至于報道中提到的佔用扶貧資金、違規侵佔河道等問題又該如何處理?這些問題不能久拖不決。

  不難料想,如今“生米已煮成熟飯”,免不了又是一次勞民傷財。每念及此,都不免為生態破壞、公帑耗費而可惜,畢竟再嚴厲的徹查和問責,都難以挽回公共損失。這提示主政一方者,尤其是坐擁好山好水風光的地方治理者,對于相關項目的審批、監督、復查等務必盡心盡力,少些形式主義和應付了事,堵住“先上車後補票”的後門,讓項目建設自始至終、由內而外都經得起法律和規劃的審視。

  畢竟,脆弱的生態、寶貴的扶貧款、政府的公信力,都經不起這麼折騰。□孟然(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客家土堡允升樓
客家土堡允升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757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