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地名要整改,矯枉過正的老毛病也要改
2019-06-21 09:33:1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加分辨地將合法地名一改了之,不僅不會方便居民生活,還給居民添堵,這就是矯枉過正。

  這幾日,改地名成為輿論熱議話題。

  最先發酵的是海南。海南省民政廳公布《需清理整治不規范地名清單》,要求將該省那些不規范的“大、洋、怪、重”地名進行修改,典型者如維多利亞花園、陽光巴洛克小區、維也納酒店、釣魚臺別墅等,都要“更名改姓”。

  昨天,有媒體報道,福建漳州的東風大橋、琯溪大橋、南山大橋因為“名稱刻意誇大”,擬整改為東風橋、琯溪橋、南山橋。與此同時,浙江溫州也在緊鑼密鼓地改地名。像“歐洲城”一期、二期名稱規范為矮凳橋小區,“中央公園”改為鴻璽園,而在此前的整改中,“中瑞·曼哈頓”已改為“中瑞·曼哈屯”。

  而其背景則是,去年12月,六部委印發《民政部等六部(局)關于進一步清理整治不規范地名的通知》,根據要求,各地在2019年3月前需完成摸底排查並確定擬清理整治的不規范地名清單。眼下,地名整改進入了實質性的落地時間。

  六部委下發地名整改文件,地方積極執行,初衷甚好,可以及時剎住這股“大、洋、怪、重”浮誇風。但一些地方的地名整改卻似乎陷入了主觀化、擴大化的傾向。

  比如,酒店名並不在地名之列。六部委通知主要列出待清理的地名,也主要是居民區、街巷、道路名等,沒有提及像酒店這樣的商業機構。更何況,酒店名稱多是合法注冊的商標,受法律保護。突然要求整改,按律師説法就是,“違背了行政法領域裏的信賴利益保護原則。”

  漳州三座大橋改名事件也被輿論認為陷入了執行機械化、隨意化的窠臼。盡管漳州市民政局方面昨天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這三座橋命名時未經民政部門審批,而其單孔跨徑也未達“大橋”標準。但就現實而言,“大橋”是個相對概念,也是一種約定俗成的叫法,一些村裏的橋也會被村民稱作“大橋”。不顧生活實際經驗,機械理解“大”的概念,這是否“念歪了經”?

  關于地名整改,六部委的通知明確提到了方法論原則,“審慎穩妥,依法實施”。在具體措施上也提醒,“要結合摸底排查情況,採取部門會商、專家論證、社會聽證等方式,對擬清理的不規范地名充分徵求各方意見,最終確定不規范地名清單並及時向社會公示”。而且還特別提出,“要防止亂改老地名”。

  現在對各地地名整改中出現的狀況,有必要問問,相關部門有沒有做到“審慎穩妥,依法實施”?是否對擬整改的地名進行了嚴格論證與廣泛徵求意見?正如河北省民政廳方面昨天對媒體表態的那樣,要改名就會先將其公示,先問老百姓答不答應。

  “大、洋、怪、重”的地名,確實影響地名的空間指位定向功能,加強和規范地名管理、提升地名工作法治化水平,也是提升社會管理效率的有效舉措。但地名整改的本質,依然是為了服務居民、給居民以便利。如果不加分辨地將那些符合公序良俗與生活習慣的地名一改了之,不僅不會方便居民生活,還給居民添堵。本質上,這就是矯枉過正。

  矯枉過正是一些基層的老毛病了。中央反對奢靡之風,一些地方就一律停發福利;某地扶貧要求幫扶責任人要做好巡查組電話訪談準備,有幹部就因洗澡未接電話受到處分……這些都是典型的矯枉過正。執行人忽視了具體情況的差異與基本的人情因素,上面一聲令下,下面“無差別”執行,這只會造成誤傷,且徒增額外成本。

  改地名是一項係統工程,不是在地圖上改幾個字就完事。它不只是一項單純的行政行為,也涉及居民日常生活、歷史淵源、商業利益等。所以在改之前,要綜合考量各種因素,而不是以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

  本質上,“審慎穩妥,依法實施”原則反對的,也是那種矯枉過正的形式主義。■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清理整治地名要審慎穩妥
    取什麼樣的地名,固然跟開發商的心態有關,但也是政府部門不可推托的責任。
    2019-06-20 09:22:36
  • 洋地名、怪地名該咋“整”?
    一個城市、一座古鎮、一條胡同的名稱,往往體現著風土人情,記錄著發展變遷,當然,也承載著一方鄉愁。
    2019-05-15 09:15:3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651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