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由在線問診付費所想到的
2019-06-06 09:46:2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隨著“互聯網+醫療健康”快速發展,在線咨詢、遠程診療成為了現實,在家動動手指,就有醫生答疑解惑。然而,也有人遇到了煩心事。最近,一名消費者在好大夫在線問診平臺花費450元求助,結果醫生只回復了一句話,消費者憤而發起投訴。媒體調查發現,這不是個別現象,許多受訪者都認為線上問診過程中醫生回復不及時,或者交流效果未達到預期。

  頻發的投訴背後,實際上是在線問診付費所面臨的挑戰。表面上,對行動不便、路途遙遠的患者而言,付費購買便利未嘗不可。但實際上,不是所有的疾病都適合在線問診,特別是一些重大疾病如心臟病、腫瘤等,最終要落實到線下才能解決。由此,病人期望和平臺能力之間産生了落差,醫生對于病情的判斷,許多時候與患者預期不一致,並産生付費方面的爭議。對消費者來説,沒解決問題就不應該收錢;但對醫生來説,付出時間精力,不是為了“免費”。這裏的收費依據不明確,就從深層次上凸顯了在線問診平臺的尷尬,即某些平臺的定位不夠清晰,能做什麼、該怎麼做,有待進一步厘清。

  關于“能做什麼”,一個基本的原則是“不能首診”。去年印發的《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對此有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在線開展部分常見病、慢性病復診時,醫師應當掌握患者病歷資料,確定患者在實體醫療機構明確診斷為某種或某幾種常見病、慢性病後,可以針對相同診斷進行復診。”可見,在線問診能做的事情有限。眾多調查表明,在線問診有低頻率、淺層次的特點,患者拿到檢查報告時,遇到某些專業晦澀的數據,固然可以在線求助醫生,但當患者出現某種症狀時,隔著屏幕,醫生很難直接給出判斷。因此,“該做什麼”就清晰了,患者問診前,平臺必須規定上傳資料,提示問診范圍,不能讓人“一頭霧水”。

  除了平臺能力有限以外,我們對在線問診持謹慎態度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法律責任還不清晰。現有的問診平臺,多是醫生利用個人時間參與的模式,而這些醫生大多來自公立醫院,有3年以上獨立臨床工作經驗。那麼,當出現診療問題的時候,責任究竟是屬于醫生本人、醫生所處公立醫院,還是在線問診平臺呢?這指向的是問診平臺在“互聯網+醫療健康”中的定位。根據有關規定,遠程醫療和互聯網診療都由實體醫療機構承擔,而在線問診平臺屬于第三類,即互聯網醫院。第三方申請設置的互聯網醫院,提供服務必須落地在實體醫療機構,雙方共同承擔法律責任,這是實現線上線下監管的重要前提之一。

  “互聯網+醫療健康”大有可為。長期來看,我國醫療資源還存在供需不平衡、地域分配不均等問題,看病難的問題在一段時間內仍將持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充分利用技術賦能,將院內院外的服務流程結合起來,讓數據多跑路、百姓少跑腿,必能有效提升醫療服務的效率。也正得益于第三方平臺的探索,我們在基礎支付、預約挂號、在線問診方面已經有了許多進步。但醫療領域具有特殊性,事關民生福祉,安全是底線。只有通過明確準入規定和界限劃分,搞清楚法律主體責任,讓第三方名正言順地介入,才能讓廣大人民群眾享受到更為安全方便優質的醫療健康服務。(王慶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腳踏實地迎高考
腳踏實地迎高考
“中國最美小鳥”現身大別山
“中國最美小鳥”現身大別山
蘆愛玲:匠心傳藝的“香包奶奶”
蘆愛玲:匠心傳藝的“香包奶奶”
生態中國·靈秀姑蘇醉江南
生態中國·靈秀姑蘇醉江南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589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