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吃喝欠款800多萬元 都是哪些饕餮之徒
2019-05-30 08:43:5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有媒體接到河北省邢臺市國資委加蓋了公章的舉報信。舉報信稱,2013年年初至2018年2月,陜西省彬縣(現彬州市)政府接待辦拖欠該委下屬企業彬州國際花園酒店850多萬元賬款(目前還欠600余萬元)。據報道,邢臺市國資委和彬州國際花園酒店相關人員確認了舉報信的真實性。對此,陜西省紀委監委已成立調查組進行核查。(澎湃新聞5月27日)

  白條、5年、850萬元,在公款吃喝極易引發眾怒的語境中,每一個字眼都讓“吃瓜群眾”滋生厭恨情緒。當下,在靜待迷霧廓清之際,有一點是清楚的:彬縣(彬州市)政府部門拖欠吃喝款,必須徹查。

  與該事件有關的時間點,頗堪玩味。比如,2013年年初至2018年2月,這是彬縣(彬州市)縣委縣政府在涉事酒店的吃喝時間。眾所周知,2012年12月4日,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其中要求“厲行勤儉節約,嚴格遵守廉潔從政有關規定”。一年後,由中辦、國辦印發的《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正式施行,就黨政機關公務接待作出更嚴格的規范。

  問題來了,舉報信直指“彬縣(彬州市)縣委、縣政府嚴重違背中央八項規定,大吃大喝,頂風作案,違規招待”,是否屬實?公務接待不可避免,有其現實合理需求,公眾排斥的是大吃大喝,是糟蹋公帑。黨的十八大後,如果仍胡吃海喝,顯然屬于不收斂。

  另一個時間點是,打白條為何歷時5年之久?舉報信稱,欠款是時任彬縣(彬州市)縣委書記在任彬縣人民政府常務副縣長(主管接待)、縣長、書記期間,違規招待、惡意拖欠所造成的。據查證,2011年至2018年,確有一領導擔任彬縣常務副縣長、縣長、縣委書記,2018年4月已異地任職。簽單至2018年2月,4月該官員即被調職,這名被指與簽單直接有關的官員,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還需追問的是,都是哪些人在頂風作案?無論請的,還是吃的,都是當事人,都應該為這一事件埋單。報道中有個細節,舉報信所附清單顯示,2012年7月至2018年2月26日,彬縣(彬州市)政府合計欠條225張,欠款總額為8912857.2元。簡單計算,平均每張白條欠款近4萬元。試問,一頓飯究竟花了多少錢,有無超標接待?

  《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明確要求:“公務活動結束後,接待單位應當如實填寫接待清單,並由相關負責人審簽。接待清單包括接待對象的單位、姓名、職務和公務活動項目、時間、場所、費用等內容。”如果彬縣(彬州市)政府接待辦(彬縣機關事務管理局)如實填寫,監管部門按圖索驥,恐怕會發現不少真相吧?

  中央出臺八項規定之後,公款吃喝現象明顯減少,但也應該看到,公款吃喝遠未絕跡。一些地方陽奉陰違,不讓打白條偏偏打白條,不讓奢靡享樂偏偏奢靡享樂。更讓人嘆息的是,以公務接待的名義,大肆吃喝,接待方理直氣壯,被接待方似乎也心安理得。吃喝風未禁絕,板子是不是應該打一打欣然赴宴的被接待方?

  “黨和政府帶頭過緊日子,目的是為老百姓過好日子,這是我們黨的宗旨和性質所決定的。”不知道彬州市是否做好了過緊日子的準備?從權力白條到兩地的歷史“恩怨”,相關部門有必要一一調查清楚,給公眾一個負責任的交代。該事件還應引發更深入探討,為有效治理公款吃喝提供制度借鑒。 (王石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會計挪公款只追一人之責,“一案雙查”太有必要
    身為基層衛生院的普通員工,能輕易挪用多達數百萬元的公款,顯然不是一人之失,所以還應有人為監管和約束機制的失靈擔責。
    2019-02-11 09:07:14
  • 切勿讓公款吃喝死灰復燃
    好的制度在于施行,而通報曝光,以及強有力的問責是制度施行的重要保障,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大對違規公務接待的整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從具體問題入手,發現一起、嚴懲一起、通報一起,絕不姑息。
    2018-10-25 09:29:2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456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