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官方文件植入“謠言”,應急預警要快更要真
2019-05-27 08:42:5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信息發布的效率需要保障,但前提還得“真”,切忌“聽風就是雨”,否則就可能“好心辦壞事”。

  5月25日,湖南醴陵市應急管理局發布了一則辟謠聲明。聲明稱,近日江西省部分煙花爆竹微信群、江西省萍鄉市應急管理局官方網站等,散布“2019年5月18日,醴陵市一煙花爆竹廠結鞭車間發生燃爆事故,已造成三人死亡兩人重度燒傷”等謠言,嚴重損害了醴陵形象,並給醴陵煙花爆竹行業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5月26日,萍鄉市應急管理局已刪除相關內容。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醴陵警方已介入調查。

  官方發布辟謠信息,這是常規操作。可醴陵市應急管理部門所辟謠的對象還包括自己的異地“同僚”,這讓人大跌眼鏡。

  這則辟謠聲明,並不是我們平時所多見的“一句話”風格,而是給出了多個具體細節。比如,謠言對所涉及企業的安全生産許可證號和有效期,以及生産狀況、安全生産記錄等都進行了披露。這為辟謠的公信力提供了加持,也不啻為一種正確的辟謠姿勢示范了。

  目前,在謠言中“躺槍”的企業已經報案,此謠言到底是如何興起的,造謠者又該承擔怎樣的法律責任,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但正如辟謠聲明被輿論放大所示,比起一些煙花爆竹微信群傳播這種行業性謠言,作為管理部門的萍鄉市應急管理局也被謠言所“俘獲”,顯然更值得深思。

  從網絡流傳的文件截圖可以看出,萍鄉市應急管理局是將相關網絡傳言當成了敦促本地加強安全生産管理的“依據”。萍鄉、醴陵在地理上相鄰,又都是全國有名的“花炮之鄉”,兩地在煙花爆竹安全管理上的壓力都可謂不小。此一現實語境下,萍鄉應急管理部門對于相鄰之地的重點行業消息較為“敏感”,並及時發布管理預警,這其實是正常履職的一部分。如果確有其事,將相關案例加入到文件中作提醒,也很有針對性。

  但是,管理部門的正式文件採用“據有關網絡披露”的信源,而不是確證的案例,這不僅有違公文措辭該有的嚴肅性,也忽視了其可能對涉事企業帶來的負面影響,更嚴重的是,在客觀上産生了官方文件為謠言背書的惡劣效果。

  近些年,一些官微“誤轉”不實信息或是發布與自身角色相衝突的情緒性言論的現象,時有發生,並帶來了一定的公信力自傷。相比之下,此次一個行政部門的文件中加入未經證實的網絡傳言,其“犯錯”的程度和可能帶來的公信力傷害,明顯更加嚴重。如果説官微的不當發聲和轉發,多屬于專業性訓練的不足,那麼理當經歷層層審定、簽發的官方文件,也讓謠言乘虛而入,可能反映出更多的嚴肅性問題。

  就地方應急管理部門的職能而言,精準發布預警信息是基本要求,這不僅包括總體真實,也理當保障細節真實。信息發布的效率需要保障,但前提還得“真”,切忌“聽風就是雨”,否則就可能“好心辦壞事”。作為一個新組建的部門係統,這次涉事地方部門的“掉鏈子”,是否折射出當前應急預警信息發布的某種普遍困境和偏差,值得總結和思考。比如,對于類似網絡傳言,“外地”的應急管理部門獲悉後,到底是先調查核實,還是不加辨別就“舉一反三”敦促加強屬地管理?面對網絡上形形色色的傳言,應急管理又該如何高效“去偽存真”?這些都值得細化規范。

  目前醴陵方面已對謠言進行了澄清,作為另一方當事人的萍鄉市應急管理局,也不該沉默以對。“烏龍”到底是如何造成的,文件出臺又是否合規,應及時作出回應,並向社會道歉。如果涉及相關程序、責任問題,更應該追責。□朱昌俊(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申請政府信息公開不需要“特殊理由”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無論是否與自身生産、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有關,客觀上都有利于監督和規范政府權力,推動政府加快自身改革和不斷改進工作。
    2019-04-25 09:33:09
  • 水電費信息暫不採集,體現徵信建設謹慎
    此次央行的謹慎表態,能在相關行業和社會上起到某種信號作用:徵信雖好,但不能濫用。
    2019-04-23 09:03:03
  • 民眾生物信息立法保護迫在眉睫
    在高科技加持之下,我們的指紋、面部等生物信息被使用得越來越廣泛,但權利根基卻還沒有得到法律層面的夯實。所以,不能讓民眾生物信息繼續“裸奔”了。
    2019-04-22 09:25:3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544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