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莫讓應試抹殺孩子跳繩的樂趣
2019-05-09 08:50:18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公孫醜問孟子:君子之不教子,何也?

  孟子回答:勢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繼之以怒;繼之以怒,則反夷矣。

  2000多年前公孫醜和孟子的這段對話似乎為最近的一條新聞做了最好的注解。根據錢江晚報報道,在杭州,跳繩培訓班一開班就爆滿。“有的家長,孩子還在上小班,就想上跳繩課……”

  跳繩,本來是幾十年來中國小學生的一個常規家庭作業和常見的鍛煉身體方式。無論是我們的父輩、還是我們,飯後傍晚拿著繩子,找塊空地,練上一會兒,不僅是鍛煉,也是娛樂嬉戲,既經濟又有效。

  一種靠自學、稍加鍛煉就能掌握的運動,為何需要興師動眾、花錢搶名額去學?在新聞中,有家長表示,擔心自己動作不規范,在家瞎教會讓孩子養成錯誤的動作習慣,以後糾正過來就很難。照筆者看來,錯誤的動作問題也不大,慢慢多加練習自然就能使跳繩水平得到提高。回想筆者小時候,也是個協調性不太好的孩子,但是出于興趣,經常下樓練跳繩,每分鐘能跳到近200個,在這其中並沒有家長的任何幫助,一切都是順其自然。

  為什麼明明家長花點心思就能做,卻一味依賴專業機構?首先,我們要肯定這是一種愛的體現。一個家長愛孩子,才把孩子可能遇到的任何一個小問題都看得很重要,確保目標萬無一失。這種潮流不僅在中國有,在世界上也不鮮見。筆者曾讀到,英國有專門的“寶寶如廁師”,收費上千英鎊訓練孩子上廁所。

  或者家長將孩子推給專業機構,就像孟子所説,“君子之不教子”是因為害怕父子相夷相離。近來種種家長因為輔導作業而被氣到中風、心臟病發的新聞屢見不鮮。在教育中,焦慮的那方永遠是父母。但孩子是父母精神生活的一面鏡子,久而久之他們有可能成為焦慮影響下的孩子,或者成為受父母支配而喪失生活主動性的孩子。這些都不是我們愛孩子、教育孩子的初衷。

  把孩子送到專業機構學習,因為付出了金錢,産生了契約關係,得到某種學習成績的承諾,會讓家長更安心。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這是眼下80後、90後經過考試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家長的思維習慣。替孩子考慮人生每一步,成為負責任家長的標志。殊不知,這種消費解決一切的思路,過分依賴精細化分工和專業化教育,有可能阻礙正常的親子互動,家長把孩子往專業老師那裏一送,似乎就能立竿見影地解決一個個具體問題,卻失去了與孩子共同解決問題的機會。

  孩子的首席教養者、第一位老師,是且只能是孩子的父母。跳繩培訓班的火爆,是一種過度的愛,更是家長自身教育焦慮的折射。“上不了好幼兒園就上不了好小學,上不了好小學就上不了好中學,上不了好中學就上不了好大學,上不了好大學人生還有什麼可能性”,在一環接一環的成功路徑下,容不得有任何閃失。在新聞中,就有被採訪的家長表示:“跳繩總是要學的,以後升小學,想讀民辦小學就要考跳繩,就算是上公辦小學也是要考試的,總逃不了,讓他早點學起來。”而把諸如跳繩這樣的遊戲,變成一種帶有明確目的性和功利性的需要完成的考試項目,將抹殺其趣味性和成就感。(作者:張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469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