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教普及時代不應有“精英教育情結”
2019-05-09 08:50:3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以高職擴招100萬完成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臨門一腳”,具有標志性意義。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中國社會應當拋棄從精英教育角度看待高等教育的成見,只有辦好每一所高校尤其是職業院校,才能拓寬國民的教育選擇,緩解社會的教育焦慮,解決高等教育結構和質量與社會需求脫節的問題。

  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王繼平5月8日在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2018年我國高校招生790.99萬人,毛入學率達到48.1%,今年毛入學率將超過50%,實現高等教育普及化。今年高職擴招100萬,成為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臨門一腳”,直接推動我國高等教育邁入普及化階段。(相關報道見A6版)

  以高職擴招100萬完成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臨門一腳”,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不理解,覺得靠發展高職來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率,沒有什麼好驕傲的。其實,這對高等教育普及化很有意義——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中國社會應當拋棄從精英教育角度看待高等教育的成見,只有辦好每一所高校尤其是職業院校,才能拓寬國民的教育選擇,緩解社會的教育焦慮,解決高等教育結構和質量與社會需求脫節的問題。

  上述問題在我國實現高等教育大眾化時就應當引起注意,但我國當年實現高等教育大眾化,採取的是由實施精英教育的學校擴招的政策,這一政策讓這些學校既有擴招的基礎,也有擴招的動力,從決策層到高校都覺得此路暢通。由精英教育學校擴招,快速實現了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的目標,2002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就達到15%,進入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

  後來的結果顯示,如此擴招帶來了不小的負面影響,在稀釋優質高等教育資源的同時,職業院校、民辦院校的發展空間被擠佔。高等教育進入大眾化階段,高考錄取率提高,但公眾的“高考焦慮”沒有得到緩解,上大學的“獨木橋”變成了上名校的“獨木橋”。

  而對照發達國家實現高等教育大眾化的過程,大多是原來實施精英教育的大學並不擴招,而主要發展社區學院、職業學院,這保障了精英教育學校的辦學定位和質量,也給職業學院、社區學院提供了很大的發展空間。比如在美國,職業學院、社區學院和綜合性大學之間不存在等級高低和身份差異,社會平等對待這些高校,很多社區學院還和綜合性院校簽有轉學協議,社區學院的教學質量得到社會的普遍認可。

  從2002年到2019年,我國高等教育規模持續擴大,從高等教育大眾化走向高等教育普及化。雖然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50%,但社會的“精英教育”思維依舊十分頑固。2015年教育部作出部署,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轉型進行職業教育,但社會輿論普遍認為,地方本科院校轉型職業教育是“降格”,有的地方本科院校也不願意轉型。

  我國高等教育從精英化階段走向大眾化再到普及化,高校始終被等級化,教育管理者、辦學者和社會都認為,綜合性大學高人一等,職業教育、職業院校地位低,還有一些社會輿論直接把三本院校(民辦、獨立院校)和高職院校稱為“爛學校”。這樣發展高等教育,不管怎麼提高毛入學率,都難以緩解社會存在的“教育焦慮”。另外,高等教育的結構和質量會與社會需求脫節,大量學校應該進行職業教育,卻按培養學術型人才的模式辦學,顯然難以保障培養質量,難以滿足社會對人才的需求。

  我國高等教育即將進入普及化階段,發展高職教育而不是提高本科升學率成為重點,可能會讓一些以上本科院校特別是名校為目標的學生及其家長失望,但這一戰略選擇是正確的。我國發展高等教育,不能再迎合社會的功利學歷需求,而要根據社會對人才的需求,科學規劃高等教育的布局,調整高等教育的結構。要淡化社會存在的學歷情結,消除學歷歧視,必須改革教育管理制度,清理歧視職業教育的政策,同時改革教育與人才評價體係,不能再是唯學歷是舉,而要唯能力是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為職業教育搭好“立交橋”
    在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助推“中國制造”走向“優質制造”“精品制造”的進程中,職業教育無疑承擔著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的使命。
    2018-06-01 08:43:4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446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