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腫瘤醫生治不孕不育是否“超范圍執業”?
2019-04-25 09:33:1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涉事醫生是否腳踩“醫”、“藥”這兩條紅線,其中的種種問題,顯然都該查明。這不僅是給涉事患者一個交代,更是給中醫形象、互聯網診療的交代。

  微博實名認證為執業醫師的“大V”@成都下水道最近公開發文批評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腫瘤科醫生張少聰,稱張少聰作為一名腫瘤科醫生,卻通過認證微博、頭條號塑造“不孕不育專家”形象,向患者開出名為“水蜜丸”的藥方,引導其向“百杏醫生”轉賬買藥。對此,其所在醫院稱已經了解到此事,正聯合醫院監察科等部門對張少聰進行約談,具體情況需進一步了解。

  這一事件之所以能引發公眾關注,無疑是“腫瘤科醫生治療不孕不育”這點。除此之外,在診療服務由線下轉線上、多點執業等醫療新形勢深刻影響醫療係統的語境下,張少聰“線下看腫瘤、線上看不孕不育”事件也很有現實意義。

  對于其“線下看腫瘤、線上看不孕不育”的行為,張少聰解釋“中醫從來不分家”,但是,稍有醫學常識的人就會明白,這一解釋站不住腳。

  《中醫藥法》第十四條規定,中醫診所應當將本診所的診療范圍、中醫醫師的姓名及其執業范圍在診所的明顯位置公示,不得超出備案范圍開展醫療活動。而《醫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醫師取得《醫師執業證書》後,應當按照注冊的執業地點、執業類別、執業范圍,從事相應的醫療等活動。

  也就是説張少聰作為腫瘤科醫生,是否具備看不孕不育的專業知識,這一點還有待查證,但是如果其所持的《醫師執業證書》不包含不孕不育這個執業范圍,那他就涉嫌超范圍執業。

  在採訪中,張少聰還提到,自己有30%的治愈率,甚至拿自己的為人背書,還稱與某中醫大師相比,大師坐診50年,有效果的也只有幾個人——這種所謂的“口碑”並非統計學意義上的治愈率,用踩低別人來抬高自己的做法,也缺乏行業道德。

  翻看“大V”@成都下水道的微博,能看到他貼出了一些患者及相關人士對涉事醫生行醫套路“扒皮”的留言截圖。當然,也能看到一些患者以自己為例,證明其醫術及“水蜜丸”藥方確實有效,並無不妥。而對于質疑,涉事醫生全盤否認,稱網上的指責是“故意炒作”,不能對外公開,但效果“有口皆碑”。

  藥物是否有效,與患者自身的具體情況緊密相關,確實是一個專業范疇的問題,並不好下定論。但是,“扒皮”與“反扒皮”一來一往之間,確實有重重疑雲待解。

  比如,張少聰稱自制的“水蜜丸”是其祖傳秘方,不能對外公開。應該承認,“秘方不外傳”這種想法已存在民間很多年,並被很多人所接受。然而,現代社會既需要保護知識産權,更需避免借保護知識産權之名,來推銷偽科學和偽産品。

  “水蜜丸”的成分是什麼,到底是“一人一方”還是批量制造,是否改變原有藥物的性狀,涉事平臺“百杏醫生”是否具備相關資質……這些問題,顯然都應該引起涉事醫院及當地監管部門的注意,並介入調查,給患者、民眾和輿論一個權威、公正的解釋。

  在互聯網診療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腫瘤醫生治不孕不育”這一事件,涉事醫生是否腳踩“醫”、“藥”這兩條紅線,其中的種種問題,顯然都該查明。這不僅是給涉事患者一個交代,更是給中醫形象、互聯網診療的一個交代。(羅志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藍花楹綻放春城
藍花楹綻放春城
皖南古村落 寫生好去處
皖南古村落 寫生好去處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441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