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警惕煙草營銷新趨勢
2019-04-17 09:03:17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北京疾控中心發布《2018年互聯網煙草營銷數據監測報告》,2018年1月至6月共抓取煙草廣告和促銷相關信息51892條,煙草新聞7289條,煙民討論47304條。其中,青少年用戶眾多、監管缺位的互聯網平臺,成為煙草營銷重災區,僅在“小紅書”一款APP上,與“煙”相關的營銷信息就多達9萬余條,這些信息多以“測評”“種草”等軟文方式展開,吸引了大量讀者關注。

  吸煙有害健康是社會共識,禁止煙草廣告、促銷和讚助,是全面控煙的題中之義。2015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明確規定,“禁止在大眾傳播媒介或者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戶外發布煙草廣告;禁止向未成年人發送任何形式的煙草廣告”。2016年,我國出臺《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禁止任何互聯網形式的煙草廣告。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互聯網傳播形式的不斷變化下,雖然明目張膽的煙草廣告少了,但軟性植入的廣告卻多了,它們比硬廣告更為隱蔽,不易察覺,因此讓監管面臨著不小挑戰。

  一般認為,男性是煙草主要消費群體,但在互聯網營銷廣告中,女性和青少年群體也成為了無差別的傳播對象。數據顯示,此次報告共抓取了情懷軟文信息7766條,佔14.97%。這些“情懷貼”的特點,在于有針對性地選擇女性板塊、青少年板塊,渲染煙草與愛情、友情、親情之間的關係,從而提升公眾對煙草品牌的認同度。這種做法此前在影視劇中甚為流行,結果被證明具有“美化吸煙行為”的作用,因此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普遍反對。但問題是,影視內容的發布集中,相對容易監管,像這些分散且隱蔽的互聯網軟文,該怎麼管呢?

  在一篇“測評”文章下面,評論第一條寫道:“一個不吸煙的人,竟然仔仔細細一字一句認真地看完了!”這充分説明了這類文章的可怕之處。現在許多社交軟件喜歡使用“種草”這個詞,泛指“把一樣事物推薦給另一個人,讓另一個人喜歡這樣事物”的過程。雖然被認為是一種新型的生活方式,但這裏面有極大的不可控性,即容易混淆廣告和“種草”的性質。設想一下,一篇文章在開頭就標明是煙草廣告,附上必要的警示圖,相信很多人就會保持一定的心理距離,或者幹脆不點進去,但假以“種草”之名,很多人就失去了防范。

  把視野放寬,在今天的新媒體環境下,新聞與廣告的邊界混淆也是一種普遍現象。許多自媒體生産的10萬+內容,經常會不動聲色地嵌入廣告,不自覺地使人産生認同感。這對廣告主是有益的,但也破壞了人們的經驗傳統,無意穿透了監管的“護城河”。譬如在傳統媒體中,對商業利益的警惕,産生了“採編經營分離”的成熟機制,但在新媒體環境下,自媒體可以輕易被商業綁架,甚至為商業服務。不信請看那些主打“測評”“種草”的互聯網平臺,大多數都淪為營銷廣告的重災區,雖然收割了流量,但也無疑推開了自己的責任。

  有人説,發布軟文廣告的是個人,關平臺什麼事?倘這成立的話,那些外賣平臺、家政平臺似乎都只管促成交易,而不必對消費者負責了。事實上,平臺具有主體責任,是互聯網行業這些年來形成的寶貴經驗。就拿煙草廣告來説,煙草盒上形成的警示信號,怎麼就在軟文中消失了呢?平臺倘若嚴格審查和杜絕,這一切會輕易地發生嗎?(扶 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對電子煙的係統監管宜早不宜遲
    電子煙的成癮性、危害性到底如何,是否該被納入禁煙范疇,市場準入門檻和銷售門檻該如何設置,這些問題都需要進行係統的研究。總之,對于電子煙這種新興事物、新興行業,係統監管宜早不宜遲。
    2019-03-25 09:01:18
  • 電子煙也應納入控煙范圍
    深圳將“吸食電子煙”納入控煙范圍,將能更好地保證控煙效果。
    2019-02-20 09:17:31
  • 增加煙草銷量計劃為什麼被吐槽
    煙草是特殊商品,因為吸煙有害健康,這種商品生産銷售越多,帶給社會的負效益也越多,因而必須實行控制性生産,而不可以片面追求經濟效益。
    2018-11-15 09:03:0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特色農業 別樣春管
特色農業 別樣春管
航空工業試飛中心功勳園對外開放
航空工業試飛中心功勳園對外開放
春滿肇興侗寨
春滿肇興侗寨
大山深處 鬱金香開
大山深處 鬱金香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376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