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巴黎聖母院大火是對所有古建的警醒
2019-04-17 09:02: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要讓古建築走出火災陰影,除了保證日常投入不致其年久失修以外,更須制定更為嚴格的規矩,有效約束執迷于商業化開發而漠視其安全的行為。

  當地時間4月15日,法國巴黎聖母院突發大火,導致其木制框架基本被燒毀,塔尖坍塌。大火讓這座有著800年歷史的古老建築蒙受重創,令人痛惜。

  這一事件,也再次把古建築防火問題推到了輿論的中心,再次為所有的古建築保護工作敲響了警鐘。

  事實上,世界古建築一直未能擺脫火災的陰影。就在2018年9月2日,拉美地區藏品最豐富的巴西國家博物館也曾遭遇火災,整個博物館三層建築基本被毀,大火更是吞噬了90%的館藏珍品,時任巴西總統特梅爾稱其損失“不可估量”。其火災初步查出的原因是,博物館長期資金短缺、費用捉襟見肘,導致建築年久失修,而館內又缺乏消防係統。而同年稍早的6月15日,蘇格蘭格拉斯哥藝術學院發生火災,歷史悠久的麥金托什大樓也被大火吞噬。

  古建築是歷史的見證,是文明的結晶,其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都無可替代。正如我國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所説:“古建築絕對是寶,而且越往後越能體會它的寶貴。”而歷經風霜、見證歲月的古建築也是脆弱的,巴西博物館與麥金托什大樓的大火是人類文明的災難,巴黎聖母院的大火也是。一場新的文明劫難再次證明,古建保護不能掉以輕心,稍有不慎,這些“人類的瑰寶”就將毀于一旦。

  大火雖然發生在巴黎聖母院,但同樣對我國而言也有非常強烈的現實意義。我們在古建築保護方面,不是沒有吃過這樣的虧。2003年,世界文化遺産武當山遇真宮主殿的火災,就是因為當地擅自招商引資,將其對外出租,導致“引火燒身”。2014年,雲南香格裏拉縣獨克宗古城大火,背後也是地方為了發展旅遊經濟而無視安全風險。

  要讓古建築走出火災陰影,加大日常維護的資金投入不致其年久失修、完善自身消防係統建設是一個方面,也必須為古建築防火制定更為嚴格的規矩。現實中,出于商業化開發的需要,許多古建築進行了電氣化改造,有的還裝置了大功率燈光設備,這些都可能埋下隱患。除了電氣火災防范之外,還需要對古建築的結構防火、材料控制、設施防火和管理以及修繕施工規程等方面給出細化方案,打造立體安全網。對于維修施工不僅要嚴格審查施工方資質,也要充分考慮其是否具有古建築維修施工經驗,並全面監督、把控其施工過程,確保整體安全;而對于那些開發過度、存在火災隱患的古建築,應當全面摸底排查,公布名單,整改完成之前不得開放運營。

  就我國而言,古建築面臨防火的困境,除了修繕施工方面的風險以外,也還有古建築本身的原因。我國的古建築,以純木、磚木、土木結構為主,除了大量易燃的木質材料之外,許多古建築的表層油漆涂料同樣易燃。由于投入不足,許多古建築一直沒有配備現代化的消防係統。而且,這些建築要麼處于偏遠山區,要麼處于道路狹窄的老城區,一旦發生事故,救援往往困難重重。

  古建築是屬于全人類的瑰寶,其開放和運營的初衷應是服務公眾,而非過度商業化。而這樣的開放和運營,必須建立在安全充分保障前提之下。巴黎聖母院大火警醒我們,烈焰無情,我們要倍加珍視我們的文化遺産,杜絕任何僥幸心理,要以最大的努力、最極致的技術和管理,確保萬無一失。唯有如此,才算是恪盡職守,才算對得起歷史、對得起子孫後代。■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特色農業 別樣春管
特色農業 別樣春管
航空工業試飛中心功勳園對外開放
航空工業試飛中心功勳園對外開放
春滿肇興侗寨
春滿肇興侗寨
大山深處 鬱金香開
大山深處 鬱金香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37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