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娃娃魚棲息地“拆大壩”,是一次“撥亂反正”
2019-03-25 09:00:2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河流的價值並不只是發電,娃娃魚棲息地“拆大壩”,無疑是對過度水電開發建設的一次反思。

  據新華社報道,為了保護野生娃娃魚的棲息地,湖南張家界啟動了一場大規模的“拆壩”運動。截至2018年12月,湖南張家界大鯢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已有34個水電站被關閉退出,長江重要支流澧水流域的10座水電站大壩被拆除。

  兩棲動物大鯢又名娃娃魚,是與恐龍同時代的珍貴“活化石”,被列入國家二級保護水生野生動物名錄。而張家界市是中國大鯢主要原産地之一。

  這場拆壩運動帶來的效果顯而易見,此前,由于水壩截斷了河流,阻斷了魚類的洄遊通道,加之人類活動增加、水質的惡化,導致大鯢的生存棲息地不斷縮小,被迫形成孤島化的生存分布。保護區內大鯢的天然出苗點與保護區成立之初相比明顯減少。

  水壩拆除後,河水流速加快,水質也明顯好轉。娃娃魚活動通道順暢了,食物更豐富了。江澄如練,魚蝦遨遊,曾經的“死水”如今又“活”了起來。

  目前,保護區范圍內的水電站整治工作正持續進行。張家界市水利局局長胡聖虎表示“對影響大鯢天然出苗點生態環境的水電站立即關停退出,對採用引水式發電出現河流斷流的水電站立即關停退出。”只有少數具有重大防洪、灌溉、飲用水源等民生保障功能的水電站項目才能在整改後保留,且必須確保源源不斷的生態流量。

  張家界此舉,對于一些地方一直高燒不退的水電建設熱潮,無異于是一次當頭棒喝。它向外界傳遞出一個信號——該是重新認識河流,全面反思水電的生態負面價值,學會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時候了。

  一些地方近幾十年來大規模的水電建設,使得我們許多江河水壩密布。這些密布的水壩,導致了河流生態的巨變。大壩不僅阻斷了魚類洄遊通道,也使得激流險灘大量消失,毀掉了許多魚類的天然産卵場。許多魚類數量因此大幅度下降,有些甚至瀕臨滅絕。例如,據第一財經報道,中國工程院2013年的綜合評估報告顯示,“長江第一壩”葛洲壩截流前,每年洄遊到長江上遊金沙江一帶産卵的中華鱘超過3500尾,1985年下降至2000尾,2005年已不足500尾。數據顯示,2003年-2009年6年中,湖北監利斷面的“四大家魚”卵苗徑流量,從4.1億尾,下降到0.42億尾。

  河流是生命的搖籃,魚兒洄遊,繁衍後代,這本是一種源于生命的本能,但鋼筋混凝土澆成的冷冰冰的大壩,卻成為它們難以越過的天塹。別以為,這只是魚類的悲劇,在地球這個所有生命的共同家園裏,人類與萬物息息相關,如果不珍惜與我們朝夕相處的自然,如果任由大壩加速河流生態環境的惡化,人類遲早也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國開始反思大壩對于環境保護和生態領域帶來的負面效應,引發了一場“拆壩”運動,在這場運動中,為保護鮭魚産卵,美國拆除了艾爾瓦大壩,是當時的標志性事件。今天,張家界“拆壩”運動出現,説明很多地方開始重新審視和反思水電大壩帶來的一係列問題。這種對于河流態度的轉變,無疑是一種進步。河流的價值並不只是發電,娃娃魚棲息地“拆大壩”,是對過度水電開發建設的一次反思,但願,這場對于生態保護的行動能走得更遠。□于平(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拍攝野生動物不能本末倒置
    一味追求近距離拍攝的畫面,幹擾野生動物的正常生活,甚至為了拍攝效果而傷害動物,違背了保護野生動物的初衷。
    2018-11-28 08:57:09
  • 城市人如何與野生動物相處
    即便建造城市並沒有佔領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如何讓野生動物與人一樣在城市中找到棲息之地,也是需要追求的一種良好的生物多樣性和完整的生態,同時也是現代文明的一種標志。
    2018-11-26 08:45:44
  • 動物園更該體現動物保護意識
    在社會動物保護意識和動物福利觀念逐步提升的今天,作為專業飼養機構的動物園,在對待動物上,應該表現得更專業。
    2018-10-16 08:53:2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花開映坦途
花開映坦途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276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