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同用餐突出主體責任
2019-03-21 08:50:3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段時間來,中小學生校園餐桌安全問題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和熱議。

  圍繞保障校園餐桌安全,各地採取了多種多樣的對策,比如要求學校食堂明廚,加大“飛行檢查”力度等,而最讓公眾和家長覺得正中下懷的,應該就是共同用餐制度。3月19日,教育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衛健委共同發布《學校食品安全與營養健康管理規定》,明確“中小學幼兒園應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應有學校相關負責人與學生共同用餐”。緣何大家對此舉更充滿期待?在筆者看來,很大程度上或許是因為它突出了主體責任。

  提到“主體責任”,近年來各地各部門提得多、用得多,公眾也聽得多、看得多。説到底,它指向的是主管者職責范圍內的主導、管理和監督責任。比如,各地各部門黨委對落實上級巡視整改意見負有推動責任,如果整改不徹底、走過場,那麼黨委負責人就要被追究主體責任。具體到校園,除了課堂教學,學生們在學校內吃得如何,也是保證中小學生健康成長和正常教學秩序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在校園餐桌安全上,學校負責人也有不可推卸的主體責任。

  如何彰顯這種主體責任呢?常見的有兩種。一是在工作推進上有沒有做事、做了事進展如何。收到上級整改意見後,下級馬上開會部署、制定方案舉措,就是在履行主體責任;整改如期完成,且成效贏得認可,則説明履行主體責任到位。二是通過對失職失責行為的追責來突出主體責任。對上級的工作部署和要求,一些部門負責人經常以通知落實通知、以會議貫徹會議,看似在履行主體責任,實則務虛,一旦出了問題自然要問責主體責任。

  這兩種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有效,但在涉及食品等公共安全和服務供給方面並不一定有力。照理説,校園食堂如何招標、日常如何管理都是有一定之規的。學校負責人不可能不清楚,那麼為什麼不時被曝光“以次充好”“偷工減料”等各種問題呢?透過此前的各種案例不難發現,大多數是因為相關負責人被利益俘獲,或是因為招標管理過程中得了好處,滋生出既得利益;或是追責力度不夠,失責成本太低。如此一來,主體責任就被空置。

  人們對共同用餐充滿期待,無非是很直觀地認為它建立了一種學校負責人和學生之間的食品安全利益捆綁、風險共擔機制。以參與來落實主體責任,其實是對上面兩種常見形式漏洞的有效填補。在這種捆綁共擔機制下,主管者既是校園食品這樣的準公共産品的供給者,還是體驗者、接受者。通過親身體驗,不但形成了共同的利益訴求,而且能夠讓供給者真切感知接受者的“痛點”,更好履行自己所擔負的職責。經常有人提議,城市的自來水是否安全,一個有效的檢驗方法就是讓相關負責人與大家一起飲用,遵循的也是這個道理。

  當然,以參與來落實主體責任,也並非萬靈藥。日常中,有些負責人的參與實際上是走過場,或者只是偶爾坐坐地鐵、下河遊泳體驗一回,很可能會降低約束效果。這就需要對參與的方式作出更細致規定。設想一下,即便是要求學校相關負責人與學生共同用餐,但如果“共同”只在于就餐地點,而不是同吃一鍋菜、同喝一盆湯,也就無法實現風險共擔。有鑒于此,筆者認為不但要按照三部門規定要求,確保每餐均有學校相關負責人參與,做好陪餐記錄,而且更應該強調負責人與學生的共同餐食來源,如此才能把約束主體責任的籬笆扎得更加密實。(張東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魅力博鰲
魅力博鰲
菲律賓一貧民區發生火災
菲律賓一貧民區發生火災
新聞背景:意大利共和國
新聞背景:意大利共和國
春到高原滿地“金”
春到高原滿地“金”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262288